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焚阳焰
焚阳焰

焚阳焰 岩颜焰 著

完结 颜冷白皙

更新时间:2022-05-19 07:10:10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焚阳焰》的小说,是作者岩颜焰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她是天才明星,小小年纪就红透半边天的明星,她性格多变,让人琢磨不透。穿越?她想都不敢想,竟然就这么落到了她头上,她颜焰就这么穿越了。来到古代,她救苦救难,本以为能够就这么平平凡凡过一生,没有那明星的光环,也不想做什么人上人,就想这么平平凡凡过她的一生,可是为什么,天不遂人愿?乱了,她的世界乱了,什么都乱了,那颗心,也乱了。一个愿意为了她得罪整个世界男人,她怎能不动心?一个为她宁可放弃江山的君王,她怎能不动心?--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柳月似乎已经想开了,脸上的笑容也多了。颜焰便不再担心,偶尔心情好了,还会教柳月唱几首流行歌曲。柳月虽觉得曲子奇怪,但旋律优美,很是喜欢。

在这冷宫之中,饭菜不好,颜焰还能忍受,唯一不好的是现在时值盛夏,天天有数不尽的尿桶要刷,那臭味引来苍蝇无数,甚是惹人厌烦。

由于尿桶臭味实在难闻,那些尿桶并未放到颜焰她们所住的院里。

一日晚间,还有很多尿桶没有刷完。柳月回去取水,留下颜焰自己掌灯干活。

忽见一个黑衣男子捂着左肩快速掠来,两人一见均是一惊。男子显然没有料到这里会有人。

“哥哥!”颜焰惊叫,这男子竟然长的和颜冷一模一样,颜焰着实吓的不轻。

忽听外面隐隐有些人声,黑衣人一惊。

“姑娘……”

颜焰一看便有些明白了,但是这男子似乎不认识她,那可能就不是哥哥了。

“蹲下!”男子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颜焰一把将他按了下去,然后搬了一个刷好的大尿桶直接罩到他身上。

一米八几的大个蹲那实在委屈的不行,幸好那男子倒也配合,乖乖的待着不动。

眼见几个侍卫已跑至近前,颜焰假意受惊,顺手推翻了几只尿桶,侍卫厌恶的退至一边,捏着鼻子恶狠狠地问:“有没有见到一个黑衣人?”

颜焰楞楞的点点头:“好像……有个人影……向那边去了。吓了我一跳!”说着随意指了个方向。

“追!”侍卫连看都没在看她一眼就顺着她指的方向追去了,颜焰暗暗吐了口气。幸好天黑,看不清楚,侍卫厌恶那满地的尿桶不愿上前检查,这才逃过一劫。

颜焰将男子从尿桶里放出来,借着跳动的灯光,能看到男子肩上正在向下淌血。

“谢姑娘!在下残照。”黑衣男子对颜焰一抱拳,行了一了礼。

真的不是哥哥了,可他那刚毅的线条,魁梧的身材,还有那张很男人的英俊的脸,无一不和哥哥一模一样。只是神情淡漠,没有哥哥温柔,哥哥看到她的时候从来没有如此冷漠过。

“你受伤了!”

毕竟不是哥哥,颜焰已少了刚才的热情,看他的伤不在要害,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她现在更担心地上会不会留下血迹,她明天无法开脱。

不是她心狠,是她也帮不了他什么,她什么都没有,不能给他治伤,又不能让别人知道他,带会去又不方便。而且他跟她又没有什么关系,若是哥哥,她拼了命也是要救的!

“还好。”残照毫不在意的瞄了一眼肩上的伤。

“敢问姑娘芳名?”这孩子倒直率,颜焰无奈。

“颜焰。”她毕竟不是古代的大家闺秀,对这种事不太在意。

“相救之恩,来日在报。”说完身子已经跃出去有一丈远。原来这就所谓的轻功。

“等等!”颜焰忙喊住他:“你为什么不蒙面呢?”

残照微微一楞,显然没有料到她会问这种问题。

“掉了。”声音依旧冰冷,说的云淡风清,似乎说的是别人的事跟他没什么关系似的。

颜焰汗颜,刺客竟然不蒙面,还很平淡的告诉你面纱掉了,这种自信……佩服!刺客能做成这样也该知足了!

“你几岁?”

“二十五。”未等她再问什么,残照已飞身远去,几下便没了踪影。

想起现代时,哥哥似乎就长的挺不错的,一直都有女孩给他送东西,但他好像从来都没有收过。不知道那家伙怎么回事,眼光还挺高,长这么大了也没谈过一个女朋友,难道就真的没有一个看的上眼的?

说来惭愧,哥哥的魅力似乎比她这明星还要大。记得那时候老是有很多女生喜欢他,却没见哪个男生对她表示爱慕的。那时哥哥老是安慰她,说是她还小呢,可他也没比她大几岁啊!而且以她这副尊容,她还有长大的一天吗?

以前天天在一起,也没觉得怎么,老是习惯着被哥哥保护、照顾,而自己却很没良心的忽视他。她依赖他,但她从未正视过哥哥的想法。现在分开了,才发觉心竟似被挖去了一块似的疼。

为什么不早点想到哥哥的好,难道真的非得要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吗?

“哥哥……”她低声的呼唤着,似这样颜冷便会找到她似的,然后永远把她带在身边,永远不让她受伤害,永远帮她把什么都办好,永远……都没有分开的一天。

不知不觉已落下泪来!

她可以为了让别人高兴使尽浑身解数,调皮捣蛋,耍宝无赖,但她却没有办法改变自己的心情。她高兴时如脱缰野马,沉静处如弱柳扶风,她就是这样一个复杂又矛盾的人!

又默默的伤心了一会,又转而一笑,其实有什么好伤心的呢?

若哥哥真的到了古代,应该就是残照那样的吧,那残照比哥哥还要大几岁呢,倒也看不出老来。连Xing子都和个个很像,都是那么沉默寡言的。

想起来她都暗叹自己失败,培养了十多年也没见他有什么长进,现在她不在了,只怕他更不愿说话了吧!哥哥至少还愿意和她说说,那残照……或许也有他愿意说话的人吧!

若哥哥真的来了,她哪里还用在这待着呢?那么一个伟岸挺拔,俊逸非凡给人无尽安全感的人是她的哥哥啊!

当辰玄它进冷宫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一个布衣少女呆呆的站在院子中,时哭时笑。

柔和的月光静静的洒在颜焰身上,连她也跟着柔和起来了。

忽见颜焰将包头的布随意一扯,一头黑亮的长发倾泻而下,直直的垂到腰间,柔润水亮。辰玄一楞,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明明是一头棕黄色的卷发啊,难道她真的是妖精?

此时颜焰已经把套袖,围裙全都仍到了一边,开始翩翩起舞。悠扬的歌声也随着舞动的身子,飘扬出来。

伴着一首天仙子,她灵秀的身姿,优美的体态,紧紧的吸引了辰玄的注意。清脆的嗓音犹如天籁,让他整个神清气爽。渐渐的竟看的痴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