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你亲我一下
你亲我一下

你亲我一下 岁见 著

连载中 徐迟林疏星

更新时间:2022-05-19 07:11:31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你亲我一下》的小说,是作者岁见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平中传言,五班的校霸徐迟在追学霸林疏星。众人不信,谁不知道徐迟乖戾嚣张脾气火爆,对女生避之不及。直到某天聚会,徐迟为了哄心上人开心,当着一众好友的面,给她唱了首《我的小可爱》。多年后,徐迟回母校,接受采访。主持人:传闻您高中曾经当过校霸,那当时有做过什么疯狂的事情吗?徐迟:带着一帮人把一个小姑娘堵在广播室,跟她表白让她亲我。主持人:哦?那结果如何?徐迟笑了笑不再多说。家里,林疏星看着电视,身旁好友许糯幸灾乐祸道:“结果他成了全校的笑话。”顿了顿,她问:“你点的那首歌叫什么来着?”林疏星看着电视里...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周一的大课间照例要举行无聊又漫长的升旗仪式。

全校的学生都必须穿着校服,远远望过去,蓝白色的校服汇成一汪海洋,再往后看,总会发现几个另类的学生。

不穿校服,站姿吊儿郎当,嬉皮笑脸的和周围的男生说着话。

每周一的通报批评总有他们的身影,家长不负责,老师管不了,久而久之,他们就成了全年级的刺头儿。

五班的位置在升旗台右侧,男女各自站成两列,林疏星作为班长,扶着班牌站在两列队伍前面。

不远处,教导主任张阎正带着学生会的干事查每个班的出勤人数和仪容仪表。

没多会,一行人就走到五班的位置。

张阎背着手朝队伍里面走,学生会的干事在旁边点着人数。

林疏星百无聊赖的数着眼前的地砖,身后安静的队伍里倏地炸开浑厚地一声,“你校徽呢?不知道升旗仪式要佩戴校徽吗?!”

她下意识回过头,朝后面看了过去。

队伍的最末尾。

徐迟双手插兜站在张阎面前,模样慵慵懒懒。兴许是头顶的阳光有些刺眼,他有些不耐烦的揉着眼睛,歪着头不知道对张阎说了什么。

周围起哄的笑声不停。

张阎怒急,甩手一挥,“你们班班长呢!叫她结束后带人去我办公室一趟!”

他伸手指着周围一圈男生,声音拔高,“我今天就不信治不了你们了!”

徐迟抬手搓着后脖颈,无所谓的哂笑一声,不甚在意。

低头的瞬间像是想起来什么,他抬脚踢了踢林嘉让,淡声道,“地中海刚刚说什么?”

林嘉让不明所以,重复了一遍,“我今天就不信治不了你们了!”

“……”徐迟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前一句。”

“哦哦哦。”他搓着脑袋,“阎王说等会结束,让班长带你去一趟他办公室。”

徐迟手覆在后脖颈上,明知故问,“我们班班长谁?”

“林疏星啊。就站在前面举牌子的。”他扭头看着徐迟,“你上次不还和人家请过假吗?”

旁边有男生打趣,“我们迟哥日理万千女生,哪还记得一个小班长啊。”

“对对对,日——理万机。”男生刻意的念了某个字。

周围人跟着暧昧的笑着。

徐迟也没解释,目光看着站在队伍前面那道纤瘦的身影,抬手揉了揉头发,抿着唇,视线左右晃着。

到最后,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这破学校,还挺有意思。

与此同时。

站在前面却莫名其妙被拖下水的林疏星:“……”

升旗仪式很快结束,操场上的学生如浪潮一般散开。

“等会去上网啊?”周一扬从后面跑过来,“后两节英语课,老太太上课吊意思都没有。”

徐迟眯着眼看着前方,“不去了,有事。”

说完,没等两人说话,就走开了。

周一扬懵了下,“他干嘛?”

“他早上没带校徽,阎王让我们班长带他去一趟办公室。”林嘉让抻了个懒腰。

周一扬更懵了,“草。这他妈还是迟哥么,怎么说让去就去了。”

林嘉让没多想,“估计是怕我们班长为难吧。”

“你们班长还能是天仙么,让他这么听话。”说完,他扭头看了眼徐迟的方向,目光触及他身旁的女生,总觉得面熟。

没等细想,林嘉让拍拍他肩膀,“我也回去了。”

被组织抛弃的周一扬沉思三秒,冲林嘉让背影喊了声,“老子等会去你们班听课!”

“听你妹啊。”

“……”

-

张阎的办公室在教学区的一楼,升旗仪式结束后,林疏星和徐迟跟着人流往教学区移动。

林疏星走在前,双手插着兜,随着人流走走停停。

她的背影削瘦挺直,校服穿在她身上,总有种小孩子偷穿了大人衣服的滑稽感。

徐迟亦步亦趋的跟在她后面,差着一步的距离,不经意间替她格开了身后的拥挤。

有他在的地方,基本上所有人都会退避三舍。

三中的迟哥啊,大佬,谁敢跟他挤一块。

谁都不敢。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走到教学区,一路上基本零交流。

直到进办公室之前,林疏星停下脚步,摘下自己校服左胸上的校徽,递给徐迟,“你把这个戴上再进去吧。”

徐迟站着没动,额前的碎发松散的垂在眼前,他挑着眉,视线落在她手上,“怎么?”

“你戴着。”林疏星收回手,“跟张阎说你刚转到平中,不知道校规,他不会怎样为难你的。”

她在台阶下面,比他矮一个头,说话总下意识的昂着头,湿润圆亮的杏眼心无旁骛的看着他。

水汪汪的,带着不自知的勾人。

“林疏星。”徐迟垂着眸,喉结轻滚,尾音有些哑。

她不明所以的应了声,“嗯?”

他问她,“你是不是担心我啊?”

林疏星沉默了片刻,抬眸定定的看着他,“我只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没用的事情上。”

“……”

徐迟嗤笑一声,摊开手递到她眼前,语气恢复之前的吊儿郎当,“校徽呢?还不给我。”

他从来不认真穿着校服,袖子撸起来露出一截手臂,手腕处戴着一根红色的绳子。

林疏星往前走了一步,把校徽递给他,垂眸的时候,瞥见他掌心凌乱又复杂的纹路。

没来得及细看,手掌忽的被人抓在手里,耳旁响起男生痞笑的声音,“班长,我不知道校徽戴哪啊,要不你帮我戴一下?”

她皱着眉,没怎么用力就把手抽了回来,握成拳放在口袋里,语气有些不耐烦,“说话可以,你能不能不要动手?”

他笑,“行,不动手。那你帮我戴?”

见她站着没动。

徐迟半只手插着兜,另只手捏着校徽递到她眼前,慢悠悠地说,“不是不想浪费时间么,再耽搁下去可就上课了。”

林疏星敛眸暗骂一声,从他手里夺过校徽,一言不发的站到他面前。

她低着脑袋,额前的碎发松散的垂在两侧,身上若有若无的香味萦绕在他鼻息间。

徐迟不经意间瞥了眼,目光落在她露在外面的一截脖颈,白皙细长,顺着领口再往里是他不敢窥探的东西。

他抿着唇,轻滚喉结,没等她别好校徽,就落荒而逃,急促的声音丢在风里,又传到她耳里。

“行了,我自己弄。”

林疏星:“……”

-

碍于徐迟的认错态度良好,张阎也没好再小题大做,左右训了他几分钟后,冷着脸道,“回去吧,周五之前交五百字检讨给我。”

徐迟对写检讨这种事情早就司空见惯,肩膀一耸,懒洋洋的应了下来,“知道了。”

倒是站在后面的林疏星有些惊讶,这人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等到从办公室出来,上课铃已经打了第二遍,楼道里有别的班学生下来上体育课。

人群里有人跟徐迟打招呼,“迟哥,去操场打球啊?”

他停下来,半只手插着兜,笑了笑,抬手指了指前面的人影,“不去了,管的严。”

那帮男生的目光顺着落在林疏星身上,朝他暧昧的笑了声,“得,有人管就是不一样。”

他抬脚踢在其中一人的屁股上,“快滚吧。”

男生哄笑着走远,脚步声在楼道里回荡,又慢慢趋于安静。

林疏星上完最后一级台阶,身后的人影跟上来,凑在她身旁说话,“班长,检讨书你帮我写呗。”

她回头看了他一眼,“关我屁事。”

徐迟嘴边噙着一抹笑意。似乎是拿准了她的弱点,“那好啊,我去跟地中海说你教我撒谎骗他。”

林疏星气急,“你这人是不是有病?”

他笑,“是啊。”

还病得不轻。

“……”

楼下的小花坛传来阵阵花香,明亮的阳光落在走廊上,地面上两道一高一矮的身影。

徐迟弓着身,视线和她持平,“你写不写啊?”

教室里有隐约有老师讲课的声音传出来。林疏星一时间拿他没办法,只好叹声气,妥协道,“我写。”

闻言,徐迟心满意足的直起腰,“回头请你喝奶茶。”

喝你妹。

她在心底暗骂一声,没跟他多说,快步走到教室门口,站在那里打了声“报告”。

语文老师姓刘,全名刘成敏,是班主任陈儒文大学时的师妹,跟他一样,对林疏星多有偏爱,这会见她迟到了也只是轻声道了句,“进来吧。”

林疏星刚进教室坐下,徐迟紧跟着出现在门口打了声报告。

刘成敏瞥了眼他,淡声道,“做什么去了?”

他懒懒散散的站在门口,“作检讨去了。”

林嘉让坐在后排起哄,“刘老师我作证,徐迟没撒谎。”

刘成敏往后看了眼,“问你话了吗?”

说完,她打开课本,淡声道,“进来吧,别耽误同学上课。”

徐迟点点头,从第一组的过道穿过。

刘成敏捏着粉笔在黑板写字,“我们今天继续讲《故都的秋》,上周留给你们的作业我等会找几个同学回答一下。”

林疏星翻开课本,余光瞥见一道身影从前面走过来。

他校服的一角在她桌面似蜻蜓点水般掠过,犹如过眼云烟,稍纵即逝。

窗外有风吹来,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薄荷味。

林疏星回过神,她的校徽被放在课桌的角落。

在明亮的光线照耀下,凝成一个点。

熠熠生辉。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