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火爆王爷嫡宠妻
火爆王爷嫡宠妻

火爆王爷嫡宠妻 步青林 著

完结 洛冰儿宁离

更新时间:2022-07-01 16:52:43  人气:
《火爆王爷嫡宠妻》为步青林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他是桀骜不逊的至尊王爷,威武不屈残暴无良的沙场大将军,无人敢惹,无人敢近。  她是哆哆嗦嗦的风中孤叶,无依无靠生性懦弱,貌不惊人文不出众,无人怜惜,无人疼爱。  可一场街头偶遇,让她冲撞了这无人敢惹的威武大将军,差一点,便命归黄泉。。  “喂!你这个笨女人!见马就撞,找死啊!”狠狠抱起她,却诧于她身体的重量而无端的又生怒气。那身体,分明的便是发育不良。  她终于拧眉睁了眼,却含着惊惧的泪水,慌道:“对……对不起,我不应该在你家泔水桶里找吃的……”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什么?

才刚刚爬起身,正在揉着脑袋的洛冰儿瞬间便瞪大了眼睛,直到她彻底消化了这句话的意思后,嘴唇煽动半晌,终于是憋出了一句狠话:“你不是人!”

天哪!这王爷是说真的!可这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冷酷无情的人!

宁离王爷,真是枉那老天给你披了一张人皮!你简直就是禽兽!

宁离没有理她,只是冷冷的抱胸,继续方才的话:“福伯,还不动手?!本王倒想看看,时隔多年,你是否还会有胆子忤逆本王!”

用她的两条断腿,换你一条老命,福伯,你不愿意吗?还是,你宁愿去行那黄泉路,也不愿意下手呢?呵呵!福伯,你可真是有副悲天悯人的菩萨心肠呢,本王,很欣赏!

“是!王爷!”

思虑良久,福伯终是一咬牙,点头应是。下一秒便望向了脸色惨白步步倒退的洛冰儿,哑声道:“王妃!得罪了!”

举手落掌,落势如虹。

“咯嚓”一声轻响,又伴着一声咬牙的闷哼,洛冰儿无力的扑倒在地。

那个满头白发的福伯当真是打断了她的腿!

这是一种铭心刻骨的痛,从**到精神,以至到灵魂,无不在痛!

在这一刻,全身上下像是被巨大的钳子狠狠的挟着,然后极尽所能的扭曲一样。但她没有呼痛也没有求饶,只是冷汗流了满脸,本就肿痛的脸更是扭曲得变了形,却是用一双充满恨意的目光死死的瞪住了满不在乎的宁离!

她不怪福伯,用她一双腿换他一命,她乐意!可是宁离……她与他不死不休!

所以,当福伯歉疚的眼神望向她的时候,她竟然回报了一个极为虚弱却也极为灿烂的笑容。

那是一种发自心底的蔑视,即使他是王爷又如何?她可怜他!但她,却理解福伯。

于是,福伯愣了,宁离愣了。

但随后,福伯躬身退了下去,宁离却怪怪的勾起了唇,缓缓的蹲到她的面前,与她愤怒的视线平视,竟是眨了眨眼,笑道:“洛冰儿,你更丑了!”

笑意,只限于停留在眼底,透过他带笑的双眸望了进去,那根本是一种视万物为刍狗的蔑视。

好!很好!

先是她蔑视了他,再是他蔑视了回来,当真的是很有趣!

她恨恨的想着,却是咬碎了满嘴的银牙,“扑”了一声,强压的气血毫无防备的喷了出来,喷了宁离满头加满脸。

哈哈!”

洛冰儿痛快的笑了起来,宁离却不在乎的抹了把脸上的污血,低骂一声“贱人!”,但下一秒却抽出腰间的软剑笑眯眯的贴在了她的脸上,寒意陡生。

“你不会要本王杀了你吧?”

谈笑之间,便定人生死,这是宁离的特色。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如果她真的有胆子反他……

笑意渐渐隐去,被狠绝之意所取代------他是不介意让这个丑王妃……在他的剑下消失的。

而这是一种骨子里的狠,一种所有上位者都所拥有的狠。

心要狠,手要狠!

对于敌人,对于没用的人,下手绝不留情!

脸上传来的阵阵寒意令她有了片刻的颤抖,但瞬间更是怒瞪着他。而如果眼光是把利刃,宁离早已死了不下上百次。

终于,在他强大的威势下,她转过了目光,选择了沉默,选择了屈服。

她懒得再跟一个疯子说话,谈条件。

其实,她也没什么条件可谈的。只是,骨气虽然是要得的,但与生命相比,孰轻孰重,她一直便分得很清楚。

识时务者为俊杰,识时务的混混才能混得更长久,这是一个人所周知的潜规矩。

而她,则是一个聪明的混混,什么时候该屈,什么时候该伸,她心里都有数。

断腿嘛!既然躲不开,又何必求他?倒不如轰轰烈烈的拼一次,至少,还不会让他轻看了自己!但是,她早晚要逃出这里,早晚再亲手打断他的腿的……而这,则是她的誓言,是一个小混混至高无上的伟大理想!

“呵呵呵!”

轻轻的狂妄的笑声蔑视的响起,宁离收了手中的软剑,以一种极端怜悯的神情看着她:“你什么都不是,你只是一条……非常高贵的狗!”而他宁离从来便不少狗,她洛冰儿,只是一条用来讨好太后跟皇兄,消除他们戒心的狗。

“你是个聪明人,不要妄想可以逃脱本王,如若不从,本王……不介意将你毒哑了……”

……

……

冷宫之中,秋风扫落叶,却是厚厚的铺了满地。

这里残垣断壁,气息哀凉,一片萧条之色。便连落了漆的本应是朱红色的宫门之上都缠了层层的蛛网,上面还有几只灰黑的蜘蛛正在懒洋洋的打着瞌睡,似乎在等着猎物自动上门。

就在这时,宁安一身的明黄、色的衣服,悄无声息的踏了进来。没有人迎他,也没有人来为他引路。

他是孤身一人来的,便连贴身侍卫都没有带。

“蕊儿?”

他轻轻的唤着,眼底的是出奇的温柔,但细细看去,还隐隐夹杂着一种极为复杂的闪烁恨意。

听到动静,那扇闭了很久的大门终于打开,一个素面朝天,黑发及背,却是光着双腿的白衣女子转了出来,轻抚掉门口的几缕蛛丝,便望向宁安,如古井般的眸子里,无半分惊喜。

“皇上!”略微的点下头,算是行了礼。

宁离仔细看去,她瘦了,憔悴了,但她冷傲的气质没变,即便是身处逆境,仍是让他恨得牙痒。

冷冷的“哼”了一声之后,他仿佛是很随意般的开了口:“蕊儿,朕是来告诉你,宁离------娶妃了!”

“那跟我有关系吗?”她仍旧淡淡的应着,心底涌了一抹恨意。

以她的美貌与才气,应该是属于最强的人!可偏偏的,这两个兄弟均当她是玩具一般,任意的抛来抛去……

刚把某人处理完,宁离就被宣进宫去了。

之后,府内是一如概往的平静,似乎这王妃事件从来便没有发生过。而王爷杀个人或者打断谁的腿更是家常便饭,甚至还不如死个蚂蚁……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