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
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

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 沐木 著

连载中 童肖梓

更新时间:2020-12-31 21:22:07  人气:
《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是沐木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精彩章节节选:他是A市赫赫有名的花花公子,名副其实的富二代,让人羡煞了双眼的官N代。 他,游走在黑白两道之间,掌握着A市半边天的财富和权势,表面风光无限,绅士温和,背地里却是不折不扣的恶魔。 她,是从天堂掉落地狱的落难公主,曾经骄傲自负,光彩耀目。 在经历了惨痛的家变之后,她不仅没有倒下,而且学会了用自己柔弱的双肩背起家庭的重担。 十六年前,她是他的公主殿下。 十六年后,他是她的噩梦。 “肖梓童,从今日起,你给本少牢牢记住,你只是本少用钱买来的发泄品,我可以捧你上天,亦可以将你打入地狱……” 男人将一张填好的支票用力的甩在肖梓童的脸上,居高临下的姿态像是俯视一件多么卑微的物品。 随着她脸色的变化,男人脸上的笑意越加的浓厚,修长的手指游走在她身体的敏感部位,肆意掠夺、占有……...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她穿了条黑色的吊带短裙,镂空丝袜,一头秀发电成了波浪卷,乍一看上去,和这包厢里的女人们没有什么区别。

肖梓童有些错愕,这还是她头一回看到何媛媛这种打扮,以至于何媛媛挽起她的胳膊时,她还愣头愣脑的傻看着人家。

“梓童,你的样子好憔悴啊,是不是生病了!”何媛媛倒是注意到了肖梓童的不适,五个涂满指甲油的手指在肖梓童的脸上胡乱的摸了一把。

包厢里的音乐开得太大声,以至于说话的时候必须贴着对方的耳朵。

肖梓童摇了摇头,在暗淡却刺眼的灯光下,只觉得头昏脑涨,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脑袋里使劲的撕扯一般,穿着火暴的劲男辣女在她的眼前不停的晃动,欢声笑语夹杂在火热的音乐里,时不时发出几声暖昧的低吟……

她想逃走,却不得不挤出一个勉强的笑意。

唇瓣抿了抿,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原少……过去打牌吧!”搂着何媛媛的男人伸手朝沙发那边的人扬了扬手,转头微笑着说道。

他叫凌君浩,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翩翩绅士,对女性的态度永远是不温不火,但背后却有传闻说他是个虐待狂,喜欢玩花样,将伴侣弄得哭爹喊娘的,他才会有满足感。

但传闻毕竟是传闻,投入他怀抱的女人还是数不胜数的。

何媛媛即使有所耳闻,估计也不会相信,都说沐浴在爱河里的女人,智商为零,再说了,是不是真有其事,就只有当事人知道了。

原景勋点了点头,搂着肖梓童的肩膀便朝着人群聚集地走去。

何媛媛还在大声的说着什么,肖梓童却只觉得头疼欲裂,脚步有些虚浮,若不是原景勋一直搂着她,只怕她早就东倒西歪了。

嘴唇的颜色在灯光的印衬下,越发的惨白了,男人们已经围着桌子坐了下来,美女们在周围筑了一道温柔乡,刺鼻的香水味夹杂着香烟味,将空气弄得混浊不堪。

肖梓童捂了捂嘴唇,喉咙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叫嚣着往外涌。

“原少,我不太舒服,先回家行吗?”她仰着脑袋,尽量贴近原景勋的耳朵,但从别人的角度看,却像是耳鬓厮磨,卿卿我我了!

原景勋没吱声,也不知道是听见了还是没听见。

坐在对面的左辉却来劲了。

“哟……这才几点就等不急了?晚上回去好好温存一下,哈哈……”

左辉的嗓门本来就大,这么一说,倒是把音乐声给压了下去,一桌子的人都暖昧的笑开了,只有原景勋仍旧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烟,眼睛看着手中的纸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肖梓童被那些眼神瞧得脸都红了,尴尬的半低下头去,只盼着原景勋能给她一个解脱。

“还打不打呢?出牌啊……”原景勋佯怒的瞪了左辉一眼,不耐烦的指了指大家手上还没酝开的纸牌,压根没看肖梓童一眼。

“嘿嘿……打牌了!”左辉立即闻到了大少的硝烟味,马上吆喝开了,一帮大佬爷们一边暴粗口,一边抽烟喝酒的。

周围那一圈温柔乡倒是乐喝喝的吸着二手烟,也没见谁散了场去。

肖梓童觉得脑夜越来越沉重起来,何媛媛递了杯酒到她手里,那艳红的唇瓣一张一合的,像是在说:“你喝点酒吧,喝了人会清醒点!”

接着,一旁的女人们也干了起来,你一杯我一杯的喝开了,肖梓童也记不清有多少人往自己的杯子里倒过酒了。

她觉得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身上像长了翅膀一样,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辰哥哥在向她招手,她欢快的跑了过去,甜甜的笑容在夜空中绽放,犹如小时候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一般。

“唔……辰哥哥,童童想你了!”她靠在他的胸口,一边笑一边哭,像个孩子似的无助。

母亲的病,生活的压力……所有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寻到了一个释放点,她多么希望这个胸膛能永远让自己依靠。

唇哥哥……你到底在哪里?

丝……一阵凉意袭来,肖梓童打了个冷颤,眼睛悠悠的睁开了,入眼的和梦境里倒是相似,只是眼前的这张脸,并不是唇哥哥,而是那个让人心惊胆颤的原景勋。

她急忙往后缩,额头上的发丝滴滴答答的坠着水珠,肖梓童抹了一把脸,入手的全是冰凉的水渍。

原景勋放下手中的杯子,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像见了鬼似的往后缩,似乎他的存在对她来说就是坠入地狱一般。

他冷笑着捏起她的下颚:“还记着穆星辰?啧啧……可惜了,人家早把你忘了!”

男人的话像一把刺刀一般,深深的刺入了肖梓童那紧闭的心房,一旦撬开,便是鲜血淋漓,痛彻心扉。

十年了,足足有十年没有听到这三个字,肖梓童死死的咬住下唇,强忍着不让眼中的泪水掉下来。

“你胡说,辰哥哥在哪里?”她不信,小时候把她捧在手心的人,怎么可能因为时间的关系就把她忘了?

肖梓童不信,十年前,她流离失所,穆星辰凭空消失,她曾多方打听,只知道他是被家里人送到了国外。

肖梓童相信,只要他回来,他一定会找她。

单凭着这个信念,在多少个漆黑的夜里,她抱着枕头强逼着自己坚强。

但……此时此刻,原景勋却告诉她,她的辰哥哥把她忘了。

“我有没有胡说,你三天后就知道了!”原景勋对于她的反应不至可否,嘴边仍旧挂着残忍的冷笑,可眼里却染上了一层阴戾。

“我不信……”她信誓旦旦,就像即将上战场的将士一般勇敢。

“你们多少年没见面了?让我算算……”原景勋嘲讽的伸出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数了起来:“哦……大概有十年了吧?这十年来他怎么没找你?怎么没给你一点帮助?让我猜猜……啊,我猜三天后是穆星辰的订婚宴!”

原景勋的话,每一句都插在肖梓童的心尖上,千穿百孔,却也痛得麻木了,肖梓童反复嚼着他话中的意思,好半天才醒悟过来,眸子里渐渐有了一丝恨意:“我知道你是谁了……”

原景勋大笑,仰着脖子,只余下坚韧的下颚让肖梓童仰视。

她简直是太有趣了……有趣到,让他想蹂躏她!

“现在才想起我是谁?看来,你从来都没有把我放在眼里!”笑声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恶魔般的杀气。

他欺身上前,死死的将肖梓童压在身下,在酒店雪白的被褥上,他一手撕碎了她身上的衣物,像野兽一般发出低沉的喘息。

唇齿相撞,欲望的种子在身体的某个部位生根发芽。

肖梓童闭着眼睛,紧紧的抿着唇瓣不让他侵犯。

这是她留给自己唯一的尊严了,暗淡的灯光下,原景勋赤裸精壮的背部汗珠涟涟,像是在发泄一般,他没轻没重的啃咬着肖梓童的唇瓣,一路向下……

在她的身上留下一个个专属于他的烙印,肖梓童的泪水终于无声的流了下来。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