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天亮之后说分手
天亮之后说分手

天亮之后说分手 普拉森特 著

完结 汪云政苏悯

更新时间:2020-12-31 21:25:56  人气:
火爆新书《天亮之后说分手》是普拉森特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汪云政苏悯,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夜之间,失了恋,也失了身。  就像是受了诅咒,苏悯命里不缺桃花,却陷入了求而不得、情深不寿的怪圈。  难道,她这样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好女孩,总逃不脱天亮之后说分手的命运?  —————————————————————————————————————  本书已完结,另有完本作品《狐媚妖娆:缺爱战神傲娇妻》。新书《重生之养成天后:Boss轻轻亲》已发布,会定时更新,坑品有保证~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在篮球场坐定,苏悯的心仍在扑通扑通地跳,脸上颈上一阵滚烫。

“我们领先,20比16。”汪云政的呼吸恢复了平稳,轻轻对她说。

苏悯这才稳住心神,开始关注场上的一切。

“你辩论会后就退出了学生会?”汪云政突然问道。

苏悯甚至没有勇气侧过脸去看他:“最近功课有点吃力,所以还是多看看书。”

他望着她嫣红的脸庞,忍住了笑:“哪一门遇到困难?”

“数理化都有困难。代数还好,几何就不行了,我的空间感不太好。化学努力努力还可以进步,但物理,无论怎么努力,就是不开窍。”

“等我高考完了,就有空来当辅导老师了。”他轻描淡写地说。

苏悯终于转过头来,吃惊地看向他,他是理科班的塔尖,而她的天分是只能读文科班的,如果能有他帮忙补习,那她就不愁数理化在会考中得低分、数学在高考中拖后腿了!

“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你不能说话不算数!”苏悯雀跃起来,虽然被全校误会实在丢脸,但也没有亏到一毛钱不剩,至少,她找到一个最好的老师!

之后的比赛,苏悯看得没那么专注了。她开始滔滔不绝地向汪云政咨询各门理科的学习心得,他言简意赅地答着,三言两语,却常常能令她茅塞顿开。

终场哨响!全场欢腾!35中赢了!

散场的时候,人潮汹涌,两个出口都堆满了人。汪云政行动不便,所以他们只能等到人走得差不多了再走。于是,他们俩坐在那里,任由路过的同学向他们行注目礼。

后来,蒋超带着两个同班的男生找到了他们,刚刚赢球的蒋超满面Chun风,笑吟吟地对汪云政说:“你不是说不来吗?现在回去吧!跟她走?还是跟我们走?”

汪云政望向苏悯,客气地说:“就不辛苦你了,我和他们先走了。”

“好。”苏悯突然想起了什么,压低声音,“对了!你女朋友如果有误会,我可以去和她解释……”

他微微一笑:“我会自己和她说的,你放心吧!”

从体育馆返回教室的路上,女生们热烈讨论的话题有两个。

第一个当然是:蒋超怎么可以这么帅!一个兔牙女生说:“姐妹们要珍惜眼前人啊!‘流川枫’单身着呢!大家都有机会!”

第二个话题是:和汪云政牵手的女孩是谁?有位戴眼镜的师姐愤愤不平,声音老大:“有谁认识那小狐狸精?懂不懂规矩?师姐的人也敢抢!”旁边的麻花辫师姐也恶狠狠地说:“宁悦的脸都白成那样,嘴上还说没事没事,打落牙往肚子里香!可怜啊!”

苏悯走进教室的时候,原本还是一屋子人在意犹未尽地讨论,一看到她,居然刹那就安静了下来。苏悯咬着嘴唇,迅速走回座位,发现廖希言正眼神迷离地看着她:“你快招吧?什么时候得手的?你如实招了,回头师姐下楼来捅你的时候,我才可能为你挡刀。”

“招你个头!”

当了那么多场辩论赛主持,苏悯在学校里算是有了点名气,也有过几个同年级或者高年级的男孩前来表白,都被她婉言拒绝。离开学生会之后,深居简出的苏悯又变得默默无闻,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没想到,那场要命的篮球赛,令她彻底一炮而红。

校园是个小社会,这种级别的事件,自然是一传十、十传百,苏悯就这样成为了学校的明星脸,当然,她演的是反派头牌。每天在校园里走,都会被指指戳戳,白眼也是常有的,偶尔还会有几句凉薄的话涌进她的耳朵。说不介意,那是假的,在那个年代,还没有“小三”这个词,但“第三者”这三个字和伴随它的鄙夷是一直根深蒂固的。

刚开始的几天,苏悯还得面对廖希言的严刑拷问。

“思前想后,故事其实很简单。”希言开始发挥她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你们在海河边一见钟情,在辩论赛暗渡陈仓,最后决定在篮球馆公布恋情。我真的很佩服你,从师姐手里横刀夺爱!”

刚开始苏悯懒得和她解释,到后来实在不胜其烦:“廖希言,你不写小说真是可惜了!我和汪云政真的什么也没有,只是那天我想去看球,在楼道里碰上了他,他腿不方便,我扶他上楼,帮忙而已,一切都是阴差阳错。你看看这些天,他有没有搭理过我?”

希言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啊?那你可真是亏了亏了!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你简直成了全民公敌,学校里的女生,一部分嫉妒你,一部分鄙视你,一部分又嫉妒、又鄙视你,男生谁还敢追你?看来你只能跟我过了。”

“那我就跟你过吧。”苏悯咬着牙说。

“和我说实话,你到底喜不喜欢汪云政?我发誓替你保密!”希言坚持不懈地打听。

“喜欢总归是有一点,他那样一个人,任谁也不会讨厌……”

希言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苏悯,你喜欢的不会是蒋超吧?所以不好意思和我说?你明明那么不喜欢看篮球,可是那天为什么会在开赛之后还赶了过去?”

苏悯彻底崩溃了:“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吗?全世界的女人都应该喜欢蒋超吗?你放心好了,别说蒋超不是我的菜,就算真是我的菜,我也绝不会和你抢。”

“你说的我心里好没底……”

苏悯扭过头,不再理她。

汪云政高考前的那几个月,苏悯和他没有交集。他的腿好了,又能踢足球了,每天下午都会和同学去Cao场上踢一场,苏悯总会偷偷趴在窗口看他踢球,他的技术不错,但对抗比较吃亏,人总会在潜意识里保护自己,他不像以前那样在球场上无所顾忌,碰到有人铲球,他宁可丢球,也会跳起来避开。

苏悯暗暗告诉自己:我们的约定,他应该是忘了。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