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契约夫妻:老公在上我在下
契约夫妻:老公在上我在下

契约夫妻:老公在上我在下 米茯 著

连载中 唐莫川谢依婷

更新时间:2021-01-22 12:40:22
主角叫唐莫川谢依婷的小说是《契约夫妻:老公在上我在下》,它的作者是米茯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在外人眼中,他是高高在上的Jm国际总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可在她的眼中,他只不过是个双目失明,被家人遗弃而一无所有的可怜男人而已。   最终,她终于如愿以偿扒开了他层层伪装下的冷酷外表,却又为何黯然离去。   时隔一年,当她再次落入他的陷阱时,她惹不起她躲还不成吗?   可是今时今日的他早已经今非昔比。 屡次对她用强——她忍,就当是被猪拱了! 拿她当下人使唤——她忍,反正平时也做惯了! 无聊之时,以折磨她为乐——她忍,正所谓好女不跟恶权斗! 可张口闭口说她水性杨花,不知检点,最后甚至还用孩子威胁她——是可忍孰不可忍,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tmd,狗急了还会跳墙,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当年到底是谁对不起谁?...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当洛落精疲力尽的回到爸妈病房的时候,已经将近10点了,随意的趴在一旁的桌子上,正准备就这样,简单的对付一夜。

“洛落,你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让你去照顾唐寒吗?”看着陈玉凤一脸埋怨的看着自己,洛落的左眼皮跳了又跳,干笑俩声,“我马上过去……”

她懊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如果之前就知道是这种结果,她一定不说唐寒现在正在ICU重症监护室里,应该说他直接挂了才是!

“好冷……”抱了抱自己的胳膊,洛落坐在医院长廊的凳子上,此刻困的眼皮都睁不开,双腿也因为寒冷而冻的直打哆嗦。

咬了咬唇,偷偷看了眼唐寒的病房,因为他是单人间,而且眼睛又失明,若是自己现在进去……他也不一定会发现吧,她侥幸的想着。

只见洛落行动快于大脑做出了反应,鬼鬼祟祟的打开房门,可是眼前的一幕让她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相拥在一起,气愤暧昧至极的唐寒和青宇。

她立马捂住自己的眼睛,“你们继续……我……我什么也没看到!”

只见青宇满脸通红的一只手撑着唐寒,另一只手正放在他的胸口处,二人正维持着刚刚的姿势,双双跪倒在地面上,而唐寒正背靠着床,胸口衬衫大开,漏出里面精壮的肌肉线条。

“洛……洛小姐,你别误会!”青宇立马解释道,“我刚刚……”

“你不要解释,我没有误会,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我……我先出去……哎哟……”因为画面太美,洛落出门时一不小心撞到了门框,顿时觉得大脑一阵眩晕,定了定心神,语无伦次的说道,“我……我一点也不介意,也不会到处乱说,今天我什么也没看到,真的,现在同性恋都是合法的……那个……我……我先走了,祝福你们!”

“站住!”突然身后传来一道冷冽至极的声音,原本如雕刻的五官此时犹如染上了一层薄霜,只见唐寒阴沉着脸,一只手撑着床边,费力的缓缓站了起来,可却丝毫不显狼狈,反而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正缓缓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

洛落不禁后退几步,“唐寒,你干嘛这种表情,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知道你们在这……在这……”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越来越小,甚至连自己都已经羞涩的低下了头。

只见唐寒邪邪的勾起好看的唇角,全身散发着骇人的寒意,不怒反笑,可不知为何,洛落还是清楚的感受到了他隐忍的怒气和眸里的冷冽,“说下去!”

“我怎么知道你们在做那种事,更何况也不锁门,也不能全怪我是吧?“说完还颇为理直气壮的挺了挺腰,看了看青宇一眼,“青宇,你说是不是?”

突然被点名,青宇顿时一愣,看着二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青宇识趣的找了个理由,一溜烟的跑开了,洛落见状,立马拉住了他的一只手,“你去哪?”

“那个……我公司还有事,洛小姐,今晚三少就拜托你了……“说完还不待洛落反应,趁机把门关上,消失在视线中。

洛落顿时满头黑线,该走的是自己才对吧,面对唐寒的超强气场,洛落心里一阵悲哀,她实在是快hold不住了。

“女人,给你三秒钟时间考虑,到底说错了什么?”

“我有名字!”洛落瘪了瘪嘴,答非所问,一脸不情愿的看个看眼前足足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男人,顿时觉得自己底气不足了些,这绝对是他的身高优势。

“你叫什么名字?“突如其来,唐寒冒了这么一句,之前虽然见过她的资料,可却一直并未放在心上,青宇一直以洛小姐相称,他还真不知道她的真名到底是什么!

洛落自然知道自己不受他的待见,却不想,竟然被他忽视到这种地步,居然连自己老婆的名字都不知道,顿时一口闷气堵在胸口,不上不下。

“洛落!”她没好气的回答。

“我问的是全名!”

“洛落!”

“你敢耍我!”男人似乎此时已经没有了耐心,一把扣住她的脖子,将她按在墙面上,“从来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这么肆无忌惮!”

“我就叫洛落,姓洛名落……咳咳……”她剧烈的咳嗽起来,眸中迅速溢满了委屈的泪水,难受的哽咽出声,“咳咳……你……放开我……咳咳……”

唐寒在听到她的话后,不禁皱了皱眉头,随后一脸不屑的松掉自己的手腕,面上却毫无愧疚之色,洛落顿时瘫软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脖子剧烈咳嗽起来。

听着她痛苦的咳嗽声,唐寒没由来的一阵烦躁,冷言相向,“出去咳!”

洛落立马止住咳嗽,她可不想大半夜一个人在外面冻死,低下头紧咬住嘴唇,一言不发,她忍!

唐寒摸索着回到床上,刚盖上被子,却不防电话此时突然想了起来,洛落一惊,立马很没骨气的将桌子上的手机拿给他,唐寒一愣,面无表情的接过,甚至连看都没看,直接将它扔在地上。

洛落抚了抚额头,无语的笑了笑,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呢。

“唐寒,有没有人说过你真的很没有礼貌!”她嗤笑一声,可是在看到唐寒那冷冽的表情和强大气场后,生生将后面的话给咽了下去,立马换成谄媚的语气,态度180度大转变接着说道,“我的意思是,对于我,你不用那么见外,如果有什么事,记得叫我,我就在旁边。”

懊恼的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洛落发现在他的面前,自己真是越发的没有骨气了。

偷偷看了眼唐寒带笑的唇角,洛落悲哀的叹了口气,搬来一张凳子,趴在他的床边不一会便睡着了。

梦里忽冷忽热,洛落烦躁的脱下自己的外套,似乎找到了个大暖炉,洛落双手一揽,将他抱在自己的怀里,接着沉沉睡去。

第二天,当洛落睁开惺忪的睡眼,忽然感觉腰间的灼热,洛落大惊,什么时候自己腰间多了一只大手,再转过身子,正对上唐寒那一张绝美的俊脸,才发现自己正如婴儿般躺在他的怀里,竟然如此的和谐,整个脸颊顿时如火烧般红了起来。

因为看不见他的眼睛,洛落只能从他均匀的呼吸中可以判断,他应该还没醒,懊恼的捶了捶自己的脑袋,小心翼翼的将他的手从自己腰部拿来,然后吓得屁滚尿流的离开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