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总裁的天价小娇妻
总裁的天价小娇妻

总裁的天价小娇妻 糖糖 著

已完结 温夏言温

更新时间:2020-05-08 06:37:38
糖糖新书《总裁的天价小娇妻》由糖糖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温夏言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亲爹不疼,男人劈腿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亲妈的死因成谜?鬼知道温大千金在二十岁生日的前一天经历了什么?身无分文的时候,只好碰个瓷,幸运的抱住了霸道总裁的大肥腿。委身做情妇,只为将失去的一切全部拿回来,可为毛突然被总裁霸王硬上弓?我去,萧靖风,说好的约法三章呢?“温夏言,别忘了,温氏集团还在我手里。”行行行,您是大佬,为了重新夺回属于她的一切,她忍。明明是她跟在总裁身后拼命隐忍,为什么经常心疼的却是总裁大人?...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温夏言本来还感激涕零的心情一下子就出戏了,她险些不争气的掉下眼泪来,这个时候这厮却一开口就打击她的心情。

她当然知道这里的好吃不是指的味道,自然而然问道:“那么,萧少,希望我付出点什么代价呢?”

萧靖风只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独自一人下楼去,他这样一言不发,温夏言反而不晓得他到底是几个意思,无语看向乔纳森。

“温小姐,少爷的意思是,明天再说。”乔纳森一向温和慈善,十分的好相处,温夏言觉得,自己温家的那几个佣人,加起来比不上人家一个乔纳森。

差距啊。

温夏言觉得好好的一碗面也让她失去兴趣,看在生日的份上,总不能连一口面都吃不到,勉强吃光,时间刚过十二点。

她躺下,大概是吃东西太晚的缘故,也或者是白天睡多了,温夏言一整夜辗转反侧,并未睡着。

翌日一早,温夏言十分有自知之明的起得十分早,早早的就在楼下等着萧靖风,等他来说,想要让她付出什么代价,他才肯出手夺回温氏。

萧靖风像是端着架子,日上三竿了才起床,温夏言早就等的不耐烦,连自己的手指头都数过了几十轮,才见到萧靖风那慵懒的身影,缓缓下楼。

他穿着一袭很长的丝绒睡袍,腰间一根腰带固定住,赤着脚走下来,带着刚睡醒的慵懒,少了几分平日里穿正装的尖锐。

可饶是如此,他还是浑身上下写满了生人勿近。

“萧少早啊!”温夏言笑着和他打招呼,想要笼络他,就要搞好关系,把他伺候舒服了再说。

尽管此时,温夏言的心里十分的喷火,她啥时候这样跟人虚与委蛇过。

萧靖风对她的奉承视而不见,对着乔纳森使了个眼色,乔纳森将一份文件放在温夏言的面前:“温小姐,请签字。”

温夏言一愣,也不问,拿起来翻了翻,顿时脸色就变了。

“我不要!”

这份文件,是一种叫做卖身契的东西,萧靖风帮她夺回温氏的条件是,她要留在萧靖风身边,做他的情人,直到他厌倦了为止。

文件里列出诸多条约,都是她不准这样不准那样,她要做这个做那个,总而言之,全都是针对她的条款,而萧靖风只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帮忙夺回温氏给她。

温夏言的好脸色装不出来了:“萧少,你这比割地赔款都要狠。”

“答应就签字,不答应就滚出这个房子。”萧靖风一脸你自己看着办的表情,才不管温夏言怎么想的,甚至还补充道:“即便是你签字了,给你帮忙这件事,我看心情来做。”

温夏言嘴角抽抽:“真是吃人不吐骨头啊。”

“那也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给我吃。”她以为他很闲?整天到处吃人,他又不是饕餮。

要不是看在她还有点意思的份上,她连这份契约都看不到。

萧靖风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薄唇弯出一条邪魅的弧度,希望这个女人如她所说,真能让他见识见识他想不到的惊喜。

尽管到这个时候,他依旧讨厌温夏言这种想要攀附他的心理。

温夏言倔强的将文件仍在桌子上:“不公平,我不签字。”

萧靖风无所谓的摊手:“随便你。”

“你……”

“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毫无公平可言,是你自己送上门来求我帮忙,不是我求你帮你的忙,不想接受就离开,大门在那边。”

他还真的指了指大门的位置。

温夏言咬牙切齿,一阵头大,几乎就要站起来走了。

下一秒,她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温氏必须夺回来,首当其冲的第一要务就是站住脚跟,一旦她从这里走出去,就什么都没有了,比起来街头乞丐都不如,说不定睡大街都要被当作影响市容驱赶。

可是留在这里……岂不是羊入虎口。

温夏言咬着下唇,小脸红橙黄绿的变了好几个颜色,萧靖风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像是在欣赏自己的猎物如何挣扎,有一点恶趣味一样的情趣。

最后,温夏言一狠心,将文件推到他面前,就在萧靖风以为她放弃了这次机会的时候,温夏言道:“萧少,我接受你的条件,不过契约内容加一条。”

萧靖风挑眉:“哦?你不是说,这些条款不公平吗?怎么还想往上加码?看来你是个重口味么!”

温夏言的脸色变了变,没有理会他的羞辱,只是说:“在我不愿意的情况下,你不能对我用强。”

这是她最后的让步,她还是无法接受,自己随随便便就这样交给一个人,更重要的是……林长清。

她依旧放不下对林长清十多年来的执念,如果有希望,她甚至想要……将林长清夺回来。

哪怕只是为了抛弃他夺回来,温夏言不是个能够乖乖吃亏的主儿。

不然温氏的家产,她就不要了,附属在温振华的庇佑之下,安静的做个豪门大小姐,将来成为他联姻的工具就好,何必像现在这样麻烦。

萧靖风眯起眼睛,冷笑两声:“呵,那我要一个女人有何用?”

温夏言努力让自己脸色好看一些,口气平缓:“萧少我知道,是我求你帮忙,但请你留下我这最后一丝尊严。”

萧靖风可不吃这一套,骨气这东西他见多了,一把钞票就能砸成渣渣。

“哦?若不是我出手,昨日你在律所门口就已经连最后一丝尊严都没有了,现在你提这个条件,你觉得你有资格?”

温夏言咬着嘴唇一言不发,那灵动的长睫毛已经垂了下去,遮住眼睛,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像是委屈,又像是倔强,但决不是服从。

看着她这幅样子,萧靖风没由来的一阵烦躁。

“随便你!”

他丢下一句话,起身上楼,再也不理会温夏言。

温夏言深吸一口气,下定了很大决心,先获得帮助夺回温氏,以后的事儿,走一步看一步好了。

她捏住那只名贵的钢笔,手指有些颤抖,几乎拿不住,只觉得千钧重,好容易,她抖了半天,才在契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温夏言,娟秀又不失劲道。她的名字。

她想,这大概就是她这辈子签过的,最屈辱的一个名字了吧……

接下来的几天里,温夏言反正无处可去,干脆就在这里住下来,打算先养好身体再说。

争夺财产,必然是一场长期战役,她非常清楚。

萧靖风经常不在家,似乎根本就忘了有她这么一个人存在于这里一样,自从那天签下契约,温夏言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