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骗婚总裁太难缠
骗婚总裁太难缠

骗婚总裁太难缠 糖果城堡 著

连载中 顾亦航陆晓云

更新时间:2021-06-21 04:57:05  人气:
火爆新书《骗婚总裁太难缠》是糖果城堡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顾亦航陆晓云,书中主要讲述了:陆锦溪做梦都没有想到,订婚三年的未婚夫顾亦航,跟自己的堂姐陆晓云在一起了。 这时间也是三年,而她居然都没发现! 更可恶的是,他们还盘算着要霸占她的钱,打算娶了她,然后陷害她,让她净身出户! 她一怒之下就嫁给了未婚夫有权有势的小舅舅薄煜韬。 成为渣男和姐姐的舅妈,以长辈的身份膈应,报复他们,还阻止姐姐进门。 天天得意的在渣男贱女面前晃悠,得瑟。有事没事就喜欢啪啪啪的打他们的脸…… 复仇后,小舅舅借着酒劲,又把她给呵呵了。 事后,陆锦溪怒道:“不是说好,契约结婚吗?!” 小舅舅一脸无辜,并且理直气壮:“契约结婚也是婚,既然是婚,那就要有夫妻生活!” 好像有点道理?等等,是不是哪里不对了?不等她再反驳,薄煜韬已经扑上来,吻住了她的唇。 两年后,她看着越来越大的肚子,才反应过来:“薄煜韬,不是说好了,五年后我们离婚吗?为什么还要搞大我肚子?” 又帅又腹黑的男人,一脸温情的看着她:“锦溪宝宝,不如我们将错就错,把婚姻进行到底可好?” 她怒拍桌:“你这个死骗婚的骗子,老娘要跟你离婚!”...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意识被强烈如巨浪般让人惊骇的撕裂般的热度淹没。陆锦溪感觉自己真的要死了!可一想到清白要被畜生一样的高勇年糟蹋,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陆锦溪全身无力的躺在柔软的白色床单上,双眸中尽是阴狠的戾气,“高勇年,你最好杀了我!不然,我一定会让你下地狱!”

  “呵呵,你放心,只要你成了我的人,我一定会对你负责,娶了你!”高勇年得意的说。

  有姨妈也就是陆锦溪的伯母撑给他腰,有即将嫁入顾家的表妹支持,有顾亦航的承诺,高勇年根本就有恃无恐!一点都不怕陆锦溪的威胁。

  女人都这样,尤其是陆锦溪这样的女人!只有睡服了她,才会乖乖听话!

  衣物被撕裂的声音响起,陆锦溪发现自己连举起手来的力气都没有,更何况要反抗,从高勇年手中逃走!

  她认命而绝望的闭上眼,只求时间快点过去,她就当自己被狗咬了!

  等待着酷刑降临,却倏然听到“砰——砰——”的声音响起。

  随后,是两声杀猪一般的哀嚎,高勇年被穿着黑色西装的高大男子两拳就打倒在地,痛苦的抱着自己的肚子,一脸生无可恋的狰狞!

  良久,那种凌迟的酷刑迟迟没有到来。她迷蒙的睁开眼,对上的却是一张冰冷如霜的盛世美颜,那属性的眼眸,宛如星光,璀璨耀眼。

  陆锦溪艰难的举起手揉了揉眼,以为自己眼花了:“小舅舅?”

  来人俊美无铸的脸上流转过复杂的情绪,快速的脱下西服盖在她身上盖住她露在外的春、光。

  风卷起他身上那股奢侈品自带的淡淡馨香,让她着迷,舒爽,带着致命吸引力,引导着她,让她想要犯罪。

  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她猛然抓住他的手腕,眸光灼灼的看着他,声音干哑的哀求:“求求你快救救我,我感觉自己好像快要死了……”

  薄煜韬表情微动,只眨眼心疼的看着她,眼神流转,熠熠生辉,感觉到她手掌上的力道越来越大,他而后几不可查的颔首:“你可要想清楚。”

  他真的不敢想,假如自己来迟一步,会是怎样的情形!

  陆锦溪却已经等不及,抓着他的手腕,顺势就爬上他的脖子,牢牢的抱住他的后背:“小舅舅,我好难受,真的好难受,我一定快要死了!求你,救我!事后,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她脑海中一片空白,眼睛被火苗烧红,她已经丝毫不能控制自己的思维!

  “做什么都可以?”他的声音里略带一丝暗哑!

  “是!”陆锦溪本能的点头!

  “那好。”薄煜韬眸光深深的凝望着她。

  近看,他的眼眸真的好美,好美,宛如致命的毒药一般让人着迷。

  意识模糊的陆锦溪只感觉自己好像在炎炎夏日抱住了一瓶冰水,早已急不可耐的送上自己的红唇,汲取他身上冰凉的气息。

  “小舅舅,我好渴,我要喝水,我要喝……”陆锦溪一边笨拙的吻,一边胡乱的说。

  薄煜韬直接把她打横抱起,带去了酒店最好的房间。

  陆锦溪,但愿你不要后悔!

  顾亦航,你真的能耐了啊!对不起锦溪也就算了,竟还敢如此算计,作践她!你最好已经做好准备,承受害她,算计她的后果!

  榕城,墨蓝的夜色中,星光如洒了一地的水银,璀璨夺目,晚风徐徐吹来,撩起暗纹华贵的浅色纱窗。

  光线幽暗的房间里有两簇混乱而压抑的呼吸声交织,密密麻麻,窸窸窣窣的声音,低沉而沙哑,急促而激烈。

  倏然,有女子惊慌的叫声响起:“你轻点啊啊!”

  紧接着“咚——”的一声重物撞击的声音响起,女子的惊叫声更甚:“啊——好痛!”

  空气中浮动着难以承受的压抑,像是强烈的压抑着某种情绪。

  有男子的粗哑声传来:“乖,锦溪宝贝,你别乱动,一会儿就好了……”

  幽暗的房间里,朦胧的光影中,两人如同在大海中的两尾鱼随波逐浪,起伏有度,慷慨激扬,迷醉而狂乱的索取着彼此的体温,如藤蔓一般抵死缠绕,宛如永不分离的誓言。

  空气中满是爱情的声音交织成的乐谱,格外的蛊惑人心,粘腻而悠扬。

  战火不知何时熄灭,夜空泛滥,天际浮现鱼肚线,皓皓月色漏了进来,在质地精良的木地板上落下点点波光,碎如金沙,影随风动,斑驳迷离。

  不知道过了多久,头痛欲裂的陆锦溪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起来。

  痛,全身都痛,像是被战车碾压过过好几遍一样,痛得她呲牙咧嘴,尤其是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

  环顾四周,满室都是还没消散的甜腥味道,地毯上全是凌乱丢弃的衣物……

  一名不着寸缕男子躺在她身侧,微弱的晨曦中,刘海遮住了他的脸,更显他的美颜迷人魅惑,气质卓然,他的后背轮廓稍显模糊,却丝毫不碍观瞻他格外有料的身材。

  这宽阔的肩膀,优美的线条,鼓翘的美臀,修长匀称的腿,“咕咚——”一声,陆锦溪咽了咽音情绪激昂而变得干涩的喉咙。

  昨晚的画面一幕幕闪现,待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后,她猛然抽了自己一耳巴子!

  现在不是迷恋男色的时候,而是——她居然把未婚夫的小舅舅给睡了?!

  那个,榕城最金贵的男人之一?

  完了!她可负不起这个责任!

  这是她第一个念头。

  那?不如趁着他还没醒,就逃之夭夭吧?不然等他醒来后,面对面的多尴尬呀!

  就算他长得帅,再怎么样,他都是长辈呀!她至少得先跟顾亦航解除婚约,跟顾家没关系了再说!

  陆锦溪有些鸵鸟的想要逃离案发现场,手忙脚乱的下床,结果全身无力,很是狼狈的双膝跪在地上!

  床上。

  薄煜韬早已醒来,一睁眼就看到女孩什么也没穿,可怜兮兮的跪在地上,还是以那种楚楚可怜的姿势背对着他,不禁喉咙一紧,心口一动,不禁有了触感!

  让他不禁顿觉咽喉处一片干渴!想要从后面抱着她,亲亲她柔软的香肩……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