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 喻大小姐 著

连载中 盛子潇盛少

更新时间:2020-07-01 22:39:13  人气:
主角叫盛子潇盛少的小说是《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它的作者是喻大小姐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女人,招惹一次,负责到底!”一场意外,白汐汐沦为男人半年的女人。   180天,她被要求白天听话,晚上学习新姿势,简直被折磨的残败不堪。   终于半年之期已到,白汐汐狂嗨庆祝:“我自由了!盛先生,再也不见!”   某盛先生看着视频,怒火中烧。   这女人不仅弄乱了他的身,还乱了他的心,想就这么一走了之?没门!   当夜,盛先生强势降临,踹门而入:“小鲜妻,以后天天见。”   世人皆知,盛时年薄情冷血,手段残忍,却不知他也有过不去的情劫--白汐汐。...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男人长身玉立,一身纯黑色的高档西装,就连手腕处的腕表也是黑色的,从他身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温度色彩。   他周身散发着与身俱来的冷寒、霸气,强盛的令人望而生畏。   冷,好冷。   白汐汐突然看到男人,所有的害怕一消而散,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忐忑、心虚。   这个高冷俊美、宛若天神的男人,就是刚才对她强取豪夺的人。   而他那双墨瞳,冰冷深邃,如一汪深不见底的寒潭,危险可怕的仿佛要将她吞没。   他该不会是特意出来找她?揭穿她闯入他房间,说出先前发生的事情?   盛子潇看到盛时年,动作戛然而止,退后几步。   这个小叔,每次都给人高不可攀的感觉。   即使年纪相仿,他依然尊敬的叫了声:   “九叔。”   盛时年脸色冷淡,脚下的步伐迈开。   “哒…”随着他的脚步,他独特的清雅气息扑来。   白汐汐脑海里情不自禁的浮现他将她压在身下的场景,顿时心尖儿一紧。   他走过来了……他到底要做什么?   要是真让盛子潇和外人知道她和他发生的事情,她以后怎么见人?   短短的两秒,白汐汐内心煎熬的仿如过了十个世纪。   眼看着男人越走越近,明明他什么都没做,甚至可以说的上高雅矜贵,步伐优雅。   可她手心却紧紧的掐着,渗透出一层密密麻麻的细汗。   然而……盛时年面色淡冷,姿态高贵,他清淡的视线从白汐汐心虚的脸上一扫而过,冷冷的丢出一个字:   “吵。”   说完,他迈着优雅的步伐径直朝书房走去,低沉冰冷的声音,给人极其逼仄的危险感。   白汐汐不可置信的抬眸。   他竟然就那么高冷的走了,丝毫没戳穿她,好似压根没看到她,不认识她一样。   难道,他也想和她一样当做没发生?   盛子潇感觉到盛时年的怒气,似乎比往日还要冷,而他生气的后果往往都是……因此,或许能借九叔的手赶走白汐汐。   想着,他深灰色的瞳孔里闪过一抹深邃,随即看向白汐汐:   “你,去给九叔道歉。”   白汐汐回过神,一脸茫然:“道歉?”   她刚刚才躲避开九叔,她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去道歉?   “因为你才吵着了九叔,难不成要我去?   另外,没得到九叔的原谅,别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可不希望还没娶你过门,就破坏了我和九叔的叔侄关系!”   盛子潇句句咄咄逼人,话语里带着明显的刁难。   白汐汐真的不想去面对一个夺了自己清白的长辈,可看到盛子潇犀利的眼睛,最终只能咬咬牙,在他的注视下朝三楼走去。   每上一步台阶,她的心就紧绷一分。   一会儿见到九叔,她该说什么?他会不会又……   “砰……”白汐汐正忐忑的想着,脑袋猛然撞上一堵结实的胸墙,伴随着熟悉的清雅气息,印入眼前的是整洁精致的白衬衣,水晶纽扣。   往上,是男人性感的喉结,冷俊完美的脸。   而那双如寒潭般深邃的墨瞳,令人遍体生寒!   “九……九叔!”   白汐汐吓得脸色一紧,脚步下意识后退,可因为慌张,她压根没注意到脚下是空落的阶梯。   “啊!”脚底踩空,她身子不受控制的朝后摔去。   盛时年长眸微眯,伸手一把搂住白汐汐的细腰,将她往怀里一带。   白汐汐惊魂未定间,身子落入一个宽厚坚实的怀抱,隔着西装,她清晰的感觉到他紧实的肌肉,冰凉的体温。   他独有的致命气息扑入鼻间,那么的熟悉,而又危险。   之前在房间,他就是用这具身体,这种气息,将她强取霸占。   “白汐汐?”楼下,盛子潇听到尖叫,好奇的询问。   这个女人,又在耍什么花样?   白汐汐瞬间回过神,用力的挣扎:   “九叔,我只是上来道歉,之前打扰到你了,对不起,快放开……”   盛时年搂着白汐汐,挣扎间,她的身子不断摩擦着他。   她身上散发着自然好闻的香氛,皮肤柔滑宛如丝软的绸缎,细腻的没有一点瑕疵。   肌肤相贴之间,那是绝佳的触感。   该死,他竟然就这么轻易起了火,想再次和她翻云覆雨!   可她推拒的动作和言语间的慌乱,那么清晰的表明着她有多抗拒他。   盛时年心里莫名的升起一抹烦躁,并不想就这么放过白汐汐,他搂着她腰的手不松反紧,薄唇紧抿:   “进错房间,勾引长辈,事后逃跑,你指的是哪一件?”   冰冷的数落,带着危险的质问。   白汐汐小脸儿红成番茄,像是见不得光的羞耻被当众说出来,她心虚又生气的小声解释:   “我只是走错房间,明明是你强上。但你放心,我不会跟你计较,我们就都当做没发生,如果你再不松开,我马上叫人。”   她说的十分认真,甚至用了威胁的口吻。   闻言,盛时年清冷的眉宇闪过一抹冷沉,嘴角勾起的幅度透着凉意:   “叫吧,正好让你的未婚夫上来看看,他的未婚妻正在跟他的小叔做什么,顺便再跟他说说之前的事情。”   白汐汐看着盛时年高高在上的姿态,气的咬牙。   明明长得衣冠楚楚,说出的话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然而话没说出口,嗒嗒……的脚步声响起。   盛子潇一步步踩着阶梯上楼,这女人怎么一声尖叫后就没了动静?   倒不是关心她,而是她要是在盛家出事,爷爷那边他并不好交代。   脚步声越来越大,白汐汐紧张的身子紧绷。   盛子潇竟然上来了!楼梯只有两层,他一转上来就会看到这一幕,到时候会怎么想?   她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焦急的问:   “你到底要怎样?”   女人的声音带着颤抖,那慌张的小模样,委屈极了。   盛时年看着那双晶亮水灵的眸子,胸膛里涌起深深的怒火。   全帝城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不计其数,她倒好,爬上后却一心只想着撇清关系,到底,她是有多厌恶他?或者说,她有多爱盛子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