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大小姐的全能司机
大小姐的全能司机

大小姐的全能司机 车路士 著

连载中 梁小竞宝马车

更新时间:2021-09-10 05:47:28  人气:
车路士新书《大小姐的全能司机》由车路士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梁小竞宝马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个前特工敢死队的队长,在一次任务的失败后变得心灰意懒,躲在一家车行避世,却不料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让他不得不再度出山,而这次,他的任务竟是当一名富家千金的贴身司机!随后,他陪着这位总裁千金纵横都市,学院进修,玩车泡妞,样样不落;新一代的异能小子如何重建特攻队?他如何挑战传统老牌的四大家族,振兴没落的梁式家族?...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林不群安抚着女儿道:“徽儿,不是说好了么?这件事,你要依老爸。”

林徽茵面露难色,道:“我是依了您啊,您让他来当司机,我也同意了。可现在您要让他住在我那儿,这,这成何体统?”

林不群走到她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道:“唉,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小竞是爸爸的朋友,他的为人,爸爸信得过。再说了,你一直一个人住,身边要是没个人照料着,爸爸也不放心。你知道,爸爸现在的生意越来越上轨道,在暗中盯着爸爸的人不在少数,万一他们对你下手,那爸爸怎么办?”

林徽茵神色一怔,道:“爸,没这么夸张吧?我是您的女儿,有谁会对我下手?再说了,就算有人对我下手,这家伙,又能顶什么用了?”林徽茵言语中对梁小竞竟是一点儿也不客气,损到了极处。

林不群微微笑道:“你现在还有很多事不明白,以后你会明白的,总之你相信爸爸,爸爸是绝对不会害你的。小竞呢,也会把你当作亲人一样对待,这点爸爸用人格向你保证,好不好?”

梁小竞听到这里,心中早已是感动的一塌糊涂。自打他从娘胎里出来,还没有听过这么暖人的话语。更何况,这话是从一个仅仅认识了自己才一天的人口中说出?他的眼眶早已泛红,就差没滴两滴眼屎下来了。

“可是爸,您为什么对他这般器重,他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你不知道,他这人,他这人简直就是......”

“就是什么?”

“就是,就是一个无赖大坏蛋!”林徽茵心中一急,脱口而道。她不由得再次想到了梁小竞那日在酒店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心中仍是难以释怀。

一旁的董秋迪听到林徽茵如此言语,又看了看她的脸色,心中不由得起了疑心:徽茵姐姐这是怎么了?听她的语气,好像和这个家伙早就认识啊,难不成他们之前有过什么?否则徽茵姐姐为什么会这么憎恨这个家伙?难道,这家伙欺负过徽茵姐姐?如果是这样,那就......

林不群还以为女儿会说出什么样的形容词,听完她的形容后,他不由得哑然失笑,同时更加坚定了二人之前有过梁子,当下他微微笑道:“唉,爸爸不是说过了么,以前的梁子啊过节啊什么的,就过去了,以后,小竞他一定会将你当作最亲的人看待的,是不是啊小竞?”说罢他回头望了望梁小竞,使劲地眨了眨眼,示意他表个态。

“对对对,林叔说得没错。小姐,我知道之前你对我可能有些看法,但从今往后,有我在你身边,绝对不会让你吃半点儿亏!”梁小竞也不傻,当下急急表了态。

“哼,谁要你讨好?”林徽茵不满地冷哼了一句,仍是没给他好脸色。

董秋迪此时也已听出了意思,知道林伯对这个叫梁小竞的家伙很是看重,虽然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但林伯做事向来稳重,想来是另有深意了。尤其是他说的几句话,很是耐人寻味,什么“把你当亲人一样看待啊”“不让你吃一点亏啊”,这越听越像是招女婿的节奏啊!她一向是哪里有热闹便往哪里钻的主儿,此刻见林伯决心已定,她便推波助澜道:“徽茵姐姐,林伯也是为你好嘛!再说了,咱们山庄也太空了些,有个跑腿的在身边,今后也方便。我看这梁小竞热还挺老实本分的,你就让他进来嘛!大不了,我明天也搬过来住,这样,他就不能欺负到你了!”说罢得意地看了一眼梁小竞,似是在说:小子,想泡我徽茵姐姐,先过我这关!

梁小竞听到这小妞竟然说自己老实本分,这让他有点儿哭笑不得!你董小姐认识我才几个时辰,就敢说我老实本分?我随便起来不是人的时候你还没见过呢!不过好歹她这次总算是没有火上浇油,这让梁小竞颇为宽心。

林徽茵听到董秋迪的话语后,眉头一皱,道:“你个死丫头,你认识他多久啊就为他说好话?你要是看上了他就让给你得了,省得你一天到晚来烦我!”

董秋迪一脸委屈,道:“徽茵姐姐,你不要这么说嘛,我这也是为你好啊!最近学院的那个家伙老是来缠着你,这下有了梁小竞,不就可以顺便打发他了嘛!”

林不群听到这儿,微觉好奇,问道:“徽儿,最近谁缠着你了?”

林徽茵见董秋迪说露了嘴,恨恨地瞪了她一眼,直吓得董秋迪赶紧闭上了嘴。随后她轻描淡写般带过了话题:“哦,没什么,爸,您别听这丫头瞎说。”

林不群略有所思,却也没多问,便道:“好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秋迪啊,你最近要是闷的话就搬进去和徽儿一起做个伴吧。好了,咱们先吃饭!”

董秋迪“嗯”地一声答应了,随后“耀武扬威”地看了一眼梁小竞,似是在说:你日后可有的苦头吃咯!

林徽茵见父亲决心已定,董秋迪又答应搬过来,便也不再说什么。更重要的是,董秋迪刚才的那个提议让她眼前一亮,最近在学院里确实有个家伙老是缠着她,有个跟班的在身边,也能挡去不少麻烦。想到这里,她心中已是有了计较,便即不再多言,入席就餐。

这时候,春嫂已是将饭菜全部做好,一一端上后,林不群便道:“好了,春嫂,你也别忙活了,咱们现在难得聚在一起吃顿饭,你也一起入座吧。”

春嫂今年四十五岁,只比林不群小了一点儿。她是农村来的,十五年前,被林不群在人才市场看中,随后招到了家里做保姆,照顾林徽茵的饮食起居。林徽茵长到十六岁后,便搬出去住了,这几年,她和林徽茵的见面次数也少了很多,平常只在小姐生日或者纪念日的时候才偶尔会见面,因此今天听到林不群召唤后,她立即放下了手中的所有工作,提前赶到了林家,准备好了饭菜。

林徽茵显然和这位姆妈关系很好,也是一个劲地喊道:“春嫂,来,别忙了,一起坐下吃饭。”

春嫂兴奋地应了一句,随后便坐了下来。

六人中,三男三女,三老三少,气氛显得很是融洽,林徽茵也是一个劲地给春嫂夹菜,直哄的她笑容不止。

桌上也是饕餮盛宴,更有西餐红酒掺在其中。梁小竞毕竟是土豹子出身,吃不惯西式菜系,他笨拙地使着面前碗中的刀叉,好几次都没有把那牛排切开,一时间显得很是尴尬。

董秋迪就坐在他的旁边,瞧着他出了不少洋相,登时大觉有趣,笑道:“小竞哥,你是不是吃不惯西餐啊?”

梁小竞被她这么一问,更是尴尬不已,只得强忍着脾气,道:“呃,我吃得,吃得少。”心中却是恨不得把碗中的牛排塞住她这张快嘴。

一旁的燕伯瞧出了他的处境,便打着圆场道:“梁先生,你喜欢吃什么就吃什么,先生说这中餐有益健康,你要不试试看?”

梁小竞“嗯”地一声,同时向他投射去一道感激的目光。他放下了刀叉,举起了筷子,尽捡中餐下筷。

董秋迪一脸无趣,随后又心生一计,问向梁小竞道:“小竞哥,你要是做了徽茵姐姐的司机,那小顽皮可就坐不住了,他呀,早晚要找你较量呢!”

梁小竞一时不知所以,纳闷道:“小顽皮?”

董秋迪道:“就是林子鹰啊,他是徽茵姐姐的弟弟,平常他好喜欢改车子的!他要是知道了你给他姐姐开车,我估计他会坐不住的。”

林徽茵听她一个劲儿地和梁小竞搭话,不由得秀眉微蹙,道:“秋迪,你少说两句,吃饭哪来那么多话?”

董秋迪一时悻悻,只得埋头吃饭,但低头的那一瞬间,却仍是露出了一丝邪笑地看着梁小竞,似乎在暗示他那个小顽皮不好惹。

梁小竞这才注意到,林不群之前说他还有一个儿子,可今日却没有到场,原来他那个儿子叫林子鹰,董秋迪既然称他为小顽皮,想来那也是人如其名了。他不知道林不群为何不叫儿子过来,只觉得董秋迪这个小妞儿真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老是想着法儿的想整自己,她既然说到林子鹰,显然是有挑拨之意了。

林不群听到这里,便出言解释道:“子鹰最近和同学去苏城野游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唉,这个家伙啊,什么时候都改不了这好玩的毛病。”

梁小竞微微一笑,道:“少公子毕竟年幼,好玩是天性嘛,他要是回来的话,我还真想拜会他,看看他的车到底改的怎么样。”

林徽茵冷声道:“你们男人能不能别一天到晚就是改车改车的?真把自己当成绝世车神了?”

梁小竞碰了冷屁股,登时语塞,便即不再说话,闷头吃饭。

林不群看在眼里,只得摇头苦笑。

晚饭过后,燕伯便将三人送到了虎啸山庄。临别前,林不群找了个借口,私下里再次交待梁小竞一定不能把老前辈寄过来的东西让第三人知道,梁小竞自是郑重地答应了。

三人到了山庄后,燕伯便即先领着梁小竞到了车库,随后指着一辆黑色的奔驰车道:“车子已经到了,以后它就是你的座驾了。”说罢交给了他一串奔驰的车钥匙。

梁小竞一眼望去,果然是S600,饱满的轮毂,大气的三叉戟标志,稳重的外形,霸道的进气格栅,奢华的皮椅内室,无一不在诉说着品牌的力量。

他面上露出了欣喜神情,兀自不相信地问道:“这,这真的就是我开的车么?”

燕伯微笑道:“钥匙都在你手中了,还有假么?好了,我该回去了,梁先生,希望你好好照顾两位小姐,有什么问题直接打电话找我就好了。”

“好,谢谢燕伯,您慢走,不,我要送您。”梁小竞还没被喜悦冲昏了头脑,他知道这位管家在林家的地位,绝对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因此极为尊重他。

燕伯再次笑道:“唉,你们年轻人啊!”却也没有拒绝,随后梁小竞送燕伯出了车库,又送他驶出了院门。

梁小竞再回到别墅大厅的时候,林徽茵和董秋迪已是严阵以待。

刹那间,梁小竞直有一种要被秋后算账的感觉袭上心头,他暗中呼道:不会林先生前头刚嘱咐,你们后头就要造反吧?

想归想,但他还是一脸淡然地欲要走回房间。

“等等!”一道冰冷的声音叫停了梁小竞的脚步,他蓦然回首,准备接受审判。

“我不管你在我爸那说了什么,既然你住进了虎啸山庄,就要守这里的规矩。”林徽茵冷冷说道。

“小姐,有什么规矩,您尽管吩咐!能做到的我一定去做,做不到的也希望您能明白我的苦衷!”梁小竞不卑不亢道。

“哎哟,腰板挺硬的嘛!徽茵姐姐,你听听,这还讨价还价呢!”董秋迪老气横秋地说道。

“你这小妞,当真是个害人精,别哪一天落到我手里,否则你瞧我不叫你好看!”梁小竞心中暗自发誓道。他之前听董秋迪替自己说话还道她仗义,可现在想来,是自己错了,这小妞完全是要把自己先推到火坑里再来踩两脚的节奏啊!

林徽茵听他如此语气,面上冰冷神色仍是不变,又道:“你少贫嘴!虽然爸爸答应让你住进来,可这山庄却还是有规矩的。听着,我丑话先说在前头,你要是坏了规矩,不管爸爸那边怎么说,我第一个让你滚蛋!”

“但请小姐明言!”梁小竞心中一哆嗦,却仍是嘴硬道。

“我们约法三章。你要是违了一章,没有二话,立即滚蛋!”林徽茵朗声道。

“对,要约法,要不然我们两大美女孤身在此,保不准你守不住底线!”董秋迪趁火打劫道。

“我去!奶奶的,竟然敢挑逗老子?就你这蛮横样儿,送上门来我这底线都是杠杠的!”梁小竞心中恨恨道。

“秋迪,你能不能说点儿靠谱的话?我看你最近语气尺度挺大的啊,你没情况吧?”林徽茵啐了她一句,颇觉奇怪道。

“没有没有,我哪有情况啊!好了,徽茵姐姐,你还是把章法报出来吧。”董秋迪的小脸儿涨的通红,似是有点心虚,立马带过话题。

林徽茵不再瞧她,而后对着梁小竞说出了三道章法。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