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赤瞳妖医
赤瞳妖医

赤瞳妖医 狮子心 著

已完结 陆小棠陈

更新时间:2021-10-27 04:45:13  人气:
经典小说《赤瞳妖医》由狮子心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小棠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医学院实习生陆小棠遭到奸人所迫害,误吞上古化石,但运气使然,成就了赤瞳能力,自此人生崛起,医生鉴宝无所不能,桃运美女全部落空!...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然而,眼下艺高人胆大的陆小棠再也没有了先前那份懦弱劲儿,压根没有理会刘天赐口中所谓的规定,径直操起手术刀来到病人面前,只见墨镜背后红光一闪,陆小棠宛如灵蛇一般绕着指间上下翻飞的手术刀当即舞了一个刀花,随即沿着颅骨创面口斜切下去。

“你大爷的!没把我放在眼里是吧?看老子今天怎么玩死你!”说话间,刘天赐挽胳膊撸袖子就准备上前拉人。

然而,谁料半道上赵秉良忽然一把将他拦住,带着几分不容置疑的口气道:“人命关天,等他做完手术再说!”

惨白的灯光之下,陆小棠手法精熟的挑开旧血痂,沿着创口平滑的切面向下几番试探,终究在换了四五把护士递过来的止血钳后,陆小棠的小镊子在脑黏膜边缘处找到了玻璃碎片的踪影。

不过,当他小心翼翼的暗中运气往外拔时,瞬间脸色变了,镊子在夹住玻璃尾端之后,竟然深感僵化后的肌肉压强之大,丝毫不见撼动分毫。

“是不是患者出事时肌肉高度紧张,时间拖久了,现在脑部创口面已经僵硬到不能硬拔了?”赵秉良看到陆小棠将镊子伸入进去之后,面露迟疑的神色,顿时根据自己丰富的临床经验做出了判断。

“没错……玻璃碎片就在脑黏膜的边缘地带,如果冒然蛮干的话,很容易刺破黏膜或者刮伤脑部神经组织。”陆小棠无奈的叹了叹气道。

赵秉良见状,嘴角悠悠一笑,暗道一声,到底还是年轻,就算偶有几分天赋,但经验上终究还是不够。

想到这里,他出于前辈姿态,十分大度的拿起一副医用手套道:“还是我来吧!准备注射阿托品!”

然而,不料此话一出,陆小棠当场大惊失色道:“不行!不能注射阿托品,患者年事已高,先前的全身麻醉对脑神经已经有一定程度的损伤了,现在再用药物刺激,恐怕会引发脑神经提前衰弱!”

“什么?会引发脑神经提前衰弱?那不行!现在公司里的大情小事都需要我爸拿主意呢!”周曼怡一听陆小棠的担忧,不由急忙反对道。

不过,谁知赵秉良一听这话就有点不高兴了,他皱眉反问道:“不用药物进行肌肉放松,难道还用热水吗?血管一舒张,不等你取出玻璃碎片,恐怕病人早就失血过多而死亡了!”

“用热水?呃……”陆小棠闻言,像是触动到脑子里的哪根弦似的,忽然在喃喃自语间陷入了沉思。

赵秉良一听陆小棠嘴里还敢念叨热水两个字,顿时面色一板,带着几分导师教训学生的口吻道:“我告诉你,咱们现在是救人,不是从一块死猪肉里拔玻璃,你那热水一外敷,血流起来根本止不住!我看还是用药物刺激最安全!神经提前衰弱总比没命强吧?”

“猪肉?热水外敷?”陆小棠在嘴里机械的念叨数遍后,忽然没来由的眼前一亮道:“我有办法啦!我们可以用物理刺激肌肉,也就是巧妙借助热涨冷缩的原理!

你们想想看,我们先用热水外敷舒张血管,随即再用冰袋迅速收紧,在这冷热交替之间,说不定真能够把玻璃碎片慢慢拔出来!”

“你……你这不就是拿病人做实验吗?”赵秉良颇有些不悦的看向陆小棠道。

“放心吧!老前辈!我有分寸的!”陆小棠打定主意,随即没有继续理会众人狐疑的目光,扭头冲配合手术的医护人员道:“麻烦给我准备冰袋和热水袋。”

随着冰袋和热水袋的送到,陆小棠单手捏住镊子,凝神于指间的超强灵敏度上,伴着热水袋贴在创口附近的同时,手指通过镊子感知着创口内壁纤维的细微变化。

当他感到伤口内壁在舒张时,马上换上冰袋收缩血管,并趁着这个近乎只有零点几秒的间隙,迅速将玻璃碎片上移分毫。

如此反复交替数息之后,玻璃碎片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之中一点一点的出来了!

待整个拔出时,赵秉良教授第一个忍不住拿出随身携带的医学放大镜冲上去贴着伤口内壁仔细观察,口中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惊叹:“太离奇了,太离奇了!竟然能利用如此近乎可以忽略的时间挪动碎玻璃,并且丝毫没有对平滑的伤口切面造成二次伤害!

这……这对手的感知能力要求得有多高啊!这是一双天生做手术的手!”

……

半小时后,重症监护室外。

周曼怡贴着玻璃墙,看着自己父亲麻药过后,缓缓睁开双眼,旁边心跳血压一切正常时,她禁不住捂住嘴巴,玉面激动的抽搐了几下,随即转身一把抓住陆小棠的手,喜极而泣道:

“谢谢你陆医生,感谢你救活了我爸,我会遵照承诺割让百分之十的股份给您的,另外您的医术如此高超,怎么才是一个普通实习生呢?

我会以周氏药业捐赠方的名义,强烈要求院方起码得让你当外科主任!”

此言一出,当场吓的外科的马主任一脑门子的冷汗,而陆小棠则是连连摆手推辞道:“别!别!治病救人乃是我的份内之事,您千万别这样做!这样不合乎规矩的!”

“说的没错!现在就直接当主任,确实有些不合乎规矩,不过以你的天资聪颖,我看实习之后留下来执业还是没有问题的!刘院长,你说呢?”说着,赵秉良侧头笑盈盈的看向刘家父子。

刘院长见状,慌忙会意的干笑几声道:“嘿嘿……赵教授是医学界的泰斗,您都发话啦!我还敢不照办?放心吧!实习结束,就让他留下来。”

话音刚落,刘天赐当即眼角遮掩不住的掠过一丝怨毒神色,双拳攥的咯咯直响。

不过,现场似乎没人去理会他阴郁的表情,反倒是全部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正挠着后脑勺腼腆发笑的陆小棠身上。

这时,一旁似乎早已按捺不住的周曼怡一把拽起陆小棠的手,猛地将他拉到旁边僻静角落道:“陆医生,你这也不要,那也不要,到底想要什么?

我周曼怡可不是白白受人恩惠的人!你百般推辞,不是让别人说我们周氏集团不知知恩图报吗?”

“呃……这个……”陆小棠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随即难为情的道:“如果实在要说现在想要什么的话,我有个事想要请教你!”

“噢?你说!只要我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周曼怡微微一愣之后,当即嘴角泛起一抹温暖的笑意鼓励道。

陆小棠见状,稍稍咽了咽口水,脑子里回想着手术室里发生的一幕,当即带着几分验证的口吻道:“你……你还是处女吗?”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响起,陆小棠错愕数秒,随即伸手捂着脸上鲜红的五指印道:“你抽什么疯,干嘛打我?”

“流氓!”

周曼怡杏眼圆睁,气鼓鼓的怒斥道。

“哎!谁流氓了?我这是学术研究!学术研究你懂不懂?我看你面色红润、气血充盈,有些偏方传言这是未经人世的表现,所以我特地带着学术考证的心理多问一句!我郁!想不到反倒是挨了这么一大嘴巴!”陆小棠一脸委屈的振振有词道。

“这……我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么……这么特别的学术问题,怎么样,打疼你了吗?人家才留学回来,公司的事情忙,我还没交过男朋友。”

周曼怡闻言,微微一愣之后,随即又羞又臊的忸怩着身子答道。

一听这话,陆小棠心下了然,当即暗自寻思道,如此说来,手术室里忽然没来由的精神一振之事也就讲得通了。

不过,此时周曼怡却见陆小棠沉默不语,似有心事的样子,以为他还在生气,随即伸手摇了摇他的臂膀,语带撒娇的道:“好啦!好啦!我错了还不行吗?我这就去帮你请半天假,你下午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晚上我请你吃饭,向你赔罪!”

“啊?这能行吗?我是实习生,实习阶段是禁止请假的。”虽说开赤瞳时间过长,身体已有倦意的陆小棠倒是十分想美美的睡上一觉,但眼下正值实习期的情况,却又让他一时之间心生忐忑。

“小事一桩!包在我身上!”

说着,周曼怡一改之前冰冷孤傲的女王风格,甜甜一笑之后,随即转身向刘院长走去。

半响之后,刘天赐双手撑在院长办公室的大露台上,神情冷峻的看着陆小棠和周曼怡肩并肩的齐刷刷走出医院大门,随即按捺不住心火的一拳砸在白瓷砖上,眼神之中夹杂着几分阴冷与愤恨。

“怎么,受不了了?老子早就告诉你,要你对周长风的女儿上点心上点心,你偏不听!整天在外面和那些野鸡胡搞瞎搞!看着吧!这每年几千万的油水,早晚要便宜别人!”

刘院长手指夹着一根香烟走了过来,烟雾缓缓顺着他的口腔喷吐而出,转眼像一堵雾墙般盖住他的整张脸,令人颇为有些琢磨不透他此时的表情。

“哼!爸,你的胃口未免也太小了一点,几千万的油水算什么?我告诉你,整个周家都早晚是我的!”

刘天赐冷哼一声,随即猛地一下转过身来,迎着刘院长烟雾背后的目光桀桀怪笑道。

华灯初上,陆小棠看着手机上发送过来的定位,随即打车如约赶赴到某处星级旋转餐厅。

一路乘坐电梯来到风景绝佳的八十八楼,老远便看到一身浅蓝色抹胸晚礼服的周曼怡冲他招手:“嗨!睡了一下午,休息好了吗?”

“当然休息好啦!现在那叫一个神清气爽啊!”陆小棠笑呵呵的张开臂膀舒展着筋骨道。

“对了,你不是贫血吗?我给你讲这家餐厅的血燕是最有特色的!一会儿我让她们给你上几盅尝尝。”

周曼怡热情的引着陆小棠靠窗落座后,单手撑着下巴优雅的笑了笑,小拇指上的大钻戒在水晶吊灯下反射出璀璨夺目的光芒。

面对着四周的纸醉金迷,刚刚迈出大学校门的陆小棠似乎还有些不习惯,他不敢直视周曼怡光彩照人的模样,故意边扭头看夜景边漫不经心的道:“我不怎么会点菜,你看着点就是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