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爱上迷糊女侠
爱上迷糊女侠

爱上迷糊女侠 蓝蓝78 著

连载中 双侠芷云

更新时间:2022-09-24 14:33:36  人气:
《爱上迷糊女侠》作者:蓝蓝78,玄幻类型小说,主角:双侠芷云,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猫爱吃鱼是天性。猫抓老鼠是天职。怎么天经地义的事情怎么到了这只迷糊的猫咪身上就全都变了。“你的手好香,我要吃了你。”这条鱼色迷迷的说。“可恶的,你不要跑。”这只老鼠拼了命的追她。呜呜,谁能告诉她世道什么变的怎么疯狂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女孩迷茫的看了少年一会,甜甜的笑了起来问道:“漂亮姐姐,你叫我干什么?”

四处一片寂静,都看向马上的少年,只见他,身材比一般男子都要娇小一些,不过也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个男子,接着就是他的那张脸,脸如粉扑,秀美淡扫,高挺的鼻梁,尤其那樱桃小嘴,让看见的人都想一亲芳泽……不对这是个男的,可是长得真的比花还娇,比女人还女人。马上的少年见四周打量过来的目光更是黑起了脸,身上的冷气忽忽的往外放。众人被他的冷气给冻住了,纷纷回过头去不看他。

只有那个不知死活的少女,迷糊的摸摸脑袋:“姐姐,你怎么不说话,好像还挺生气的,你也是找不到家了?”

少年一身的杀气,咬牙切齿的说:“我不是女人。”

“嗯?”少女抬头看了看他,又走上前仔细的看了看他。最后点点头说:“嗯,我知道你,你不是女人。”

“嗯,这才对么?”少年听完脸色缓了下来,接着看到那个少女翘起脚,冲他摆摆手。少年不自觉配合的底下身子。将脑袋伸到她的嘴边,一股清香传进了少年的鼻子里,让他心中一荡。

“姐姐,你放心,我知道你是女扮男装当捕快的,我不会揭穿你的,这个只是我们两个的秘密哦。”少女说完又甜甜的一笑。

少年听完,腾的一声坐了起来,脚因为起的太激动,夹到了马肚子上,马被夹痛了,不舒服的一个撒欢,将马上的毫无防备的少年摔在地上。

四处一片寂静,随后不知道谁先笑的,然后一个接一个都笑了起来。少年从地上站起来,气势汹汹的找那个害他出丑的少女算账,可是那名少女已经不见了踪影。

“可气,别让我在抓到你,要不然我一定要你知道我是不是男人。”少年咬牙切齿的说完,踢了一脚摔他的马后,就一个闪身,跳上马和自己的同伴汇合了,不理那些看着自己似笑非笑的同伴,一打马屁股,奔驶而去。他身后的同伴发出了一阵狂笑,也驶马跟了上去。

一队人来到了缘来客门前,下了马。

“树儿,你来了,你父亲呢?”一队人刚一进屋,一个美妇就迎了上来。

“云姨,我父亲离的远,大概明日就到。”那个摔马的少年见到美妇,阴沉的脸柔和了起来。

“哦。”美妇点点头。

“云姨,我三叔,他是真的死了么?……”少年说到这里时,有些哽咽。

“我……树儿,对不起,那晚我和峰哥被困在了阵里,等到找到魔芋的时候他已经……”美妇正是女侠芷云。

少年听完,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眼睛赤红的了起来。脑海里出现了,小时候,他三叔带着他一招一式练剑的样子,好一会,沉声的问道。

“知道是谁干的么?”

声音的杀气,刺着屋里每个人的心。

“我们不清楚,唯一的一个目击人,是金国的绾欣公主,可是现在她重伤未愈还在昏迷中。”芷云说道。

“绾欣公主?云姨,我要先去看看她。”少年说道。

“嗯,和我来。”芷云带着少年和他身后的几个人一起来到了楼上的客房。

房内的床上绾欣公主依然昏迷不醒。青峰正在用师傅教他的金针过穴给绾欣公主疗伤。芷云几人进来后,自动的站立的一旁,谁也不出声打扰正在施针的青峰。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施针者不能分神,只要一个分神下错一分,就会要了病人的性命,而现在那个被施针的人还是唯一一个知道杀害他们三门主的目击证人。

大家大约等了一炷香的时辰,青峰才治疗完毕,收去了绾欣公主身上的银针,回头望向等候已久的人们点点头。

“峰叔,公主怎么样了。”少年回礼完后,神情依然冰冷的问道。

“哎,出手伤她之人是个江湖高手,内力深厚,打她时可能是因为和魔芋兄大战后,内力不足,没有一掌致她于死地,可是也打断了这个没有任何内力公主的几大经脉啊。”青峰眉头紧锁的说道。

“还有救么?”少年眼睛闪过一丝寒光,问道。

“我已经用内力接上了被打断的经脉,又用师传的银针过穴给她打通了阻隔的经脉,好在打断的经脉不是主经脉,要不然,神仙难救啊。”青峰说道。

“她什么时候能醒?”少年问道。

“不知道,也许一天也许一年。”青峰说道。

“峰叔,我等不了那么久,你可有办法让她醒来。”少年问道。

“树儿,你……有是有只是那样会伤了公主的身子。”青峰不忍的说。

“峰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你应该知道,灵珠在我国境内丢失,而且金国的龙照太子也在那一夜消失,生死不明,这些事无论哪一件都是大事,都可以让两国在动干戈,可是那一夜发生的什么事情,我们根本不知道,现在唯一知道内情的只有这个绾欣公主了。”少年冰冷的声音缓缓的说着。

青峰背着手想了一会,才说到:“好吧,我用这个办法。”

说完又拿出金针扎向了绾欣公主的头部。

绾欣公主被金针扎上后,身体不由自主的抽搐几下,然后一声轻吟,缓缓的睁开眼睛,看了好一会,才对青峰叫道:“青峰大侠。”

“绾欣公主,你清醒的时间不会太长,这是神捕门的少门主,人称御笔神捕的田源树,他有几个问题要问你,希望你能言无不尽。”青峰说完就让到另一边,让那少年走了上前。

“绾欣公主,很抱歉,因为事态紧急,有了一些极端的手段让你清醒过来,事后公主要打要罚,在下悉听尊便。只是公主现在能否告诉我,那一夜是谁杀了魔芋,你不是跟在青峰双侠的身边么,怎么会晕倒在魔芋三门主的尸体旁。”少年一字一言,公事公办的问,说道魔芋时一点也看不出来他先前的悲伤。有些事情是要放在心里的。

绾欣看着他,艰难的说:“是……一对不男不女的人困住了双--侠,然后----一个自称是花间蝶的男人抓住了----我,抓----我----去威胁----魔芋----门主。我皇兄----就是被这----这个人给打晕的----然后----我就不记得的了,我只知道,最后,灵珠被一个叫华连宇的神偷给拿走了,我----就不知道以后的事情了。”绾欣公主说完疲惫的又闭上了眼睛,昏睡了过去。

“华连宇?神偷门的第一字号神偷,神偷门门主花无忌的独子,从绾欣公主的话里中听到,这个人是最后一个得到灵珠的人,也是最后一个见到魔芋叔的人,看来,找到这些事情的关键,就要先抓到这条鱼。”田源树喃喃的分析道。

“树儿,你怀疑是华连宇杀了魔芋。”芷云问道。

“他是现在唯一一个值得怀疑的人不是么?”田源树反问道。

芷云语塞,是啊,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指向华连宇,他是最后一个见到魔芋的,最后拿到灵珠的人也是他,华连宇啊华连宇,你可知道,你惹了多大的祸事啊,哎,就算我想看在你母亲的面子上为你辩解也无能为力了啊。

“峰叔,云姨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田源树问道。出了这样的大事,他正是用人之际,可是,青衣双侠不是他的属下,只是父辈的好友,为了三叔的请求他们已经留下帮忙了,现在他自然要问问人家愿不愿意留下。

青峰想都没想就说道:“我们当然留下,在我们青衣双侠的面前杀了人,还是我们的好友,我到要看看是谁。”

女侠芷云也点点头,她也要找机会,为华连宇开脱。

“我在这替我三叔谢过峰叔,云姨。”田源树弯身谢过。

时间一晃过来三天,平静已久的江湖,被一颗传说中神奇的灵珠弄得再次邪风血雨,传言,那颗神奇的珠子现在在神偷门一字号神偷华连宇的手上,听说,夺珠的那一夜神捕门的三门主死在了他的手上,为了给三门主报仇,神捕门已经全员出动,就是为了抓住神偷门的那条鱼。而宋国的朝廷也不好过,那一夜,金国的公主绾欣被打的重伤不醒,而金国的龙照太子在那一夜消失了,至今生死不知。而金国已经开始施压,大有再次大战的预兆。

为了避免这一切,宋国的避世王爷,闲云王再次出山,联合了江湖三大庄同神捕门一起追拿神偷华连宇,一面也开始寻找金国的太子,龙照。

两国又一次的交锋后。宋国理亏的情况下,允许了金国的暗卫进入宋国境内,寻找金国太子,这一命令,却给了金国要夺取灵珠那些江湖人士开通了方便之门。

各大城镇要道被官兵或不知名的江湖人士把守着,不同的衣着,不同的兵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方言却有同一个目的,那就是寻找那个夺珠的华连宇。

“不是,滚……”一个魁梧的男子抓住一个男子对了一下画上的人,然后气愤的推开。而那个被推倒在地的男子,爬起来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就飞快的跑了。

“娘的,那华连宇会飞么?老子找了他五个城市了,还他娘的找不到。”那个魁梧的男子气哼哼的说。

“大哥别急,慢慢找。”他身后的一帮人,狗腿的说。

“去你娘的,慢慢找,再慢,庄主的位置就被三房那个娘娘腔给夺去了。”那个魁梧的汉子,一脸的横肉都蹦了起来,瞪起牛眼看着身边的人狠狠的说。

“是,是,是……”刚才说话的那个人,急忙答应着。等着自己大哥的巴掌。可是左等右等也没下来,好奇的抬眼看去,只见刚才还气急败坏的人现在正在愣愣的看着一个地方。他顺着看过去。

见一个青衣的女孩子姗姗的走来,这个女孩长得不算什么倾国倾城的美人,可是却又有股清新脱俗的味道,尤其是满眼的迷糊神情,像一只刚刚睡醒的猫咪一样让人想抱在怀里痛爱。

女孩一只手把玩着胸前的那一缕青丝,一只手拿着一个包袱,大大的眼睛四处看着,寻找着什么。迷糊的她,根本没有察觉有危险靠近,也没有察觉茶楼上那一双一看见她,就要喷火的眼睛。

“小姐,你一个人么?”

女孩抬头看看了面前满脸横肉的男子,低头接着想事情,走过那个男子。

男子被人无视了,尤其还是在自己手下的面前,脸上一阵黑,一阵白,最后气哼哼的快步又挡在了女孩的面前。

“臭丫头,你没听见我和你说话么?”

女孩这时站住了,抬起头,一双大眼睛认真的看着他,樱红的小嘴缓缓的张开,如黄鹂般的声音传出来:“请问,你是在和我说话么?”

额,什么叫无语,魁梧的男子自我反省一下,是不是他要调戏她的肢体表达不到位,要不然她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是啊……”某男有些咬牙切齿。

女孩没有说话,抬起胳膊举到自己的鼻子前闻了闻,然后不满的看向那个男人,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小嘴揪着说:“你骗人,我根本不臭。”

众人绝倒。这人不是一般的迷糊。

而那个魁梧的男人眼睛瞪得大大的,嘴里分泌出来的液体不停的往下咽,那个眼神太勾魂了。

“呵呵,那我在闻闻。”男子说完,拿起女孩的手,放在自己的鼻子边不停的闻着。

女孩迷糊的看着他,她都告诉他自己不臭了,怎么还闻她,不对啊,鼻子才是有来闻味道的,他怎么动上嘴了,还咬自己的手。不管了,娘和爹爹说过,不许别的男人用嘴咬自己,娘和爹是不会骗她的,于是,女孩拿出了自己那个闲着的玉手,卷起粉拳,一拳打了过去。

“哎呦……”亲的正入迷的男子没有躲开,被女孩一拳打中了右眼。痛的惨叫出声。

“你个****,你敢打……”男子恼羞成怒的骂道,还没等骂完女孩的拳头又将他的另一只眼睛打青了。

“大哥说的不错,一只眼睛青没有两只一起青好看。”女孩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的点点头,她终于明白,大哥和三哥比武的时候为什么大哥要把三哥的眼睛都打青了。哦啊,坏了,她还没找到回家的路呢?不行她再不回去。娘和爹会担心的。女孩皱起眉毛,脚一跺,转身就走。

这一串的动作在有心人的眼里就是挑衅。魁梧的男子眼睛都喷出火来,想他堂堂的江湖第三庄的大公子,竟然被一个黄毛丫头一而再的无视侮辱。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男子想到这,眼里闪过杀气,抬手一扬,一道寒光飞向女孩。

“小心……”一声大吼。里面充满了恐惧。一道身影旁边的酒楼第二层跳了下来,

“可恶……”又一声骂声,一道金光从道旁的一个茶棚像那道寒光飞去,接着一个金属相撞的声音响起。

“哈哈,我们无云庄的紫心钉是那么好打掉的么?臭丫头去死吧,这就是你侮辱我的下场。”魁梧的男子狂傲的笑着。

夺命紫心钉?那时江湖第一庄林云庄的护庄绝学,如果紫心钉是由林庄主发出来,就是在世的决定高手,也不能在只有十步之内的距离中躲过。虽然现在发紫心钉的是林云庄的晚辈,可是那个女孩没有防备,距离也没有离的太远。哎……

众人闭上了眼睛,心里惋惜那么一个怜人的女孩,就这样的死了。

可是意料中的惨叫没有出现,当众人疑惑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那个女孩蹲在地上,怀里抱着一只小兔子。玉手缓缓的抚摸着兔儿身上的毛,黄鹂一样的声音又响起:“小兔子,你怎么会在城里。你不是应该在山里的么?还有你的腿怎么受伤了呢?”

兔子?众人嘴角抽搐,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夺命紫心钉竟被一只兔子给破坏了。原来,在紫心钉射出来的时候,女孩看见了那只兔子,就蹲了下去,没想到阴差阳错的躲过了夺命紫心钉。

魁梧男子看到女孩躲过了他的夺命紫心钉,而且还是用了那么令人无语的躲法,气急败坏的再次冲向女孩,而这次,还没等他到达那个女孩的身边时,一道黑色身影快速的拦住了他。一串耀目的火化过后,魁梧的男子捂住胸口站在了那里,看着他面前的那个美艳的少年。

“一字号神捕,田源树?你和这个臭丫头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为她出头。”魁梧的男子问道。

田源树没有回答的问题,因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怎么会看见那个丫头有危险,自己就貌不犹豫的出手了呢?看了一眼没心没肺低着头抱着兔子继续往前走的身影,田源树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丫头,现在恐怕还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人,在生死边缘徘徊了一次。

“我不管你是不是什么林云庄的大公子,记住了这个丫头不是你能碰的。”田源树说完,不理那个男子的反应,转身走了。他不怕他不听,因为,一个林云庄还经不起他的怒火。

果然,那个男子的眼睛红的似血,双拳紧了又紧,最后带着自己的手下朝女孩相反的方向走去,他经不起那个变态捕快的怒火,女人而已,他有的是。

田源树还是没有走远,看见那个男子没有追那个女孩,才放下心来,看了一眼女孩消失的方向,嘴角扬了起来,说道:“臭丫头,说我是女人,害我丢丑的这个仇,我早晚找你报,今天我有事,便宜你了。”

田源树说完,眼睛看向一个茶摊,茶摊上坐满了人,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田源树的眼睛不停的在这些人中寻找,最后落在了一个头戴斗笠的白须老翁身上。

那个老翁像是感觉到了他的目光,微微一笑,站了起来,快步的向城外走去。

田源树微微一愣,随后跟来上去,两人一前一后,一直走到了城外的树林处,前面的老翁停了下来。

“阁下,跟着老朽,不知有何事情啊。”前面的老翁先说了话。

“哈哈,华连宇,堂堂的一字号神偷连以真面目示人都不敢么?”田源树嘲讽的说。

“哦,不知道你这只老鼠是怎么认出来的。”老翁一笑,伸手拿下了头上的斗笠,脸上的白色胡须也伴着斗笠掉了下来,露出了一章玩世不恭的俊脸来。

“哼,你这条鱼的易容之术果然厉害,开始我也没发现,只是后来,在那丫头有危险的时候,你出手相救了,打慢紫心钉速度的铜钱镖,只有一字号神偷华连宇使用,所以认出你不足为奇。”田源树耐心的和他解释。

“原来是坏在那个丫头的身上,哎,心不能软啊,要不是她眼中那一丝清澈像及了我的娘亲,我也不会出手……哎,这还真是命啊。”华连宇叹气道。

田源树的眼睛眯了起来,他的母亲?他还有脸提他的母亲。

“哼,你还脸说我姑姑,要不是你们父子阴险毒辣,我姑姑怎么会到现在还昏迷不醒。”田源树的眼睛发红。

“我们父子阴险?我娘亲是谁打伤的,还不是你那好父亲。”华连宇也怒了。

“哼,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样自以为是,我问你,我三叔可是你杀的。”田源树怒气横生的问道。

“哈哈,是又如何。他只是你们伤了我母亲的利息而已。”华连宇不屑的看着田源树,狂傲的说。

“那你就去死吧?”田源树这回真的怒了,拿出自己的飞龙剑刺向华连宇,华连宇冷笑一声,甩出自己的清扬软剑,迎了了上去。兵器相撞,火花四溅,嗡嗡作响,震声为绝之时,田源树的剑已经快速的收回,回手刺向了华连宇的咽喉,华连宇扬手举剑相拦,一来一去,两人已经走了三个回合,两人剑法迅捷,全力相搏,打斗中华连宇的嘴角扬起邪笑,说道:“传说,神捕门源子辈的一字号神捕田源树,英雄了得。今日一看,也不过如此啊,我看能爬上这一字号的地位,和这个闭月羞花般的样貌离不开关系吧,啧啧,可惜了,这不是女儿身,要是女儿身天下男人恐怕都要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