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倾城皇后在此
倾城皇后在此

倾城皇后在此 和平万岁 著

已完结 梁毓阳光

更新时间:2020-11-30 15:57:05  人气:
《倾城皇后在此》是和平万岁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倾城皇后在此》精彩章节节选:梁毓因为救了一个小女孩,而被劫匪害死,灵魂被修炼了千年的狐狸精看中,赐予了一场造化,重生为一名皇后。虽然贵为皇后,母仪天下,但是她的日子却并不好过。 既然成为皇后,那就要成为史上最强的皇后!...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看什么看,没见到本小姐在教训下人吗!”似乎察觉到梁毓的眼神,那名女子投来恶狠狠地目光。被她的蛮不讲理所所震慑,梁毓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拽着秦朗离开了。可是这一走就发现膝盖处有些痛,可是也不想让秦朗担心,只是咬着牙关。寻死着恐怕是方才救人的时候撞伤了。“喂,本小姐知道你刚才救了我,如果想要什么赏赐城南萧府找我萧燕幽。”身后是少女跋扈的声音。让梁毓更是头疼不已,也不知道这是哪家大小姐如此刁蛮任性。只把那声音甩在脑后,理也不想理。“喂,你有没有听到我的话啊。”自称萧燕幽的女子见梁毓一副不打算理自己的模样,这下子竟然有些急了,拔开那群下人就追了上来,挡在梁毓面前,一副她必须得感恩戴德的样子。“这位姑娘,我也只是顺手救了你,就算刚刚是一个身无分文的人遇上这样的事情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去救的。”梁毓有些头大的看着眼前这个娇蛮女子。“好啊,你把我看成那些臭乞丐了是不是。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萧家在天阳国的地位,你不就是救了我吗,有什么好神气的。哼。”萧燕幽说完还冷哼一声,显然没有把梁毓这个救命恩人放在眼里。“大小姐,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是我说的。”梁毓淡然地道。显然是不想和这骄纵的千金小姐打交道。“你……”被梁毓反将一军,萧燕幽冷哼一声,甩手离去,留下一句不知好歹。“你呀,以后少惹些麻烦。”看着梁毓皱眉的模样,秦朗心中也知道她不好受。“这还真是个麻烦。”梁毓撇了撇嘴,无奈地道。她哪里知道自己救下的人会是这样生活在金银堆里的千金小姐啊。要是早知道自己就该放任她了。“你没事就是万幸的。”秦朗不无责备的看着她,显然对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十分担心。梁毓暗地吐了吐舌头,这下子真不敢告诉他自己的腿受伤了,不然以秦朗的唠叨劲,自己今天恐怕是没有机会看一眼灯会了。强忍着膝盖处的疼痛,梁毓听话的跟在秦朗身后。而让梁毓欲哭无泪的事情是,她真的和秦朗走丢了。因为人流量太多,两个人在冲挤下被冲散了。看着四周不停来来回回的人,梁毓呆立在远处,显得孤立无助。“哟,真巧啊。”痞子般的声音钻入耳朵,让梁毓整个人都紧张起来,对这个声音好像有一种强烈的抗拒一样。梁毓头大的看着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笑得丰神俊朗的锦衣男子,在心里头哀悼,看来今天真的不适宜出门。先是一个萧燕幽,这又是一个元烨,还真是让人讨厌啊。“怎么,似乎很不想见到我的样子啊。”见梁毓脸上各种情绪纠结在一起,元烨反而笑得更加开怀了,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在高兴些什么。梁毓对着夜空翻了个白眼。这个人还算是有点自知之明,可是这点自知之明怎么就不能让他离自己远点呢!见她不说话,元烨似乎有些索然无味,摇着手中的折扇,嘴角扬起一抹笑,“怎么,你那哥哥怎么没有陪你一起。”听他提到秦朗,梁毓这才算想起来,这也有一会儿时间了,自己可是站在跟秦朗走失的地方,可是现在他都还没有找回来,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你是不是见过秦朗?”梁毓警惕的看着元烨,对于这个陌生的男人,她总觉得有些危险,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预感,让她想要离这个男人远一点,再远一点。“如果我说,我见过又怎么样呢?”元烨笑得耐人寻味,那副模样只看得梁毓心痒痒,恨不得一掌拍在那张俊脸上。“如果你见到过,希望你可以马上告诉我!”几乎是从牙齿缝里蹦出来的几个字,让梁毓走在暴走的边缘。“哦……你很紧张他啊。”元烨轻轻一笑,夜色中的眸子闪过一道光芒,“可是很可惜啊,我还真没有见过他。”“你……”被他捉弄的有些气急,梁毓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要走。梁毓要走,可是元烨也岂是这么容易被摆脱的,他的臂膀结实有力,梁毓被他抓得动弹不得。“你还不快放手,你再不走我可要叫了。”元烨的嘴角浮起一丝明显的邪魅笑意,“你倒是叫啊,这里人这么多,你如果觉得你叫了大家听得见,那你就尽情地叫吧。”听到元烨的话语,梁毓也转头看了看人声鼎沸的街道,元烨说得没错,即使自己叫了又如何,根本不会有人听到,即使有人听到了也绝对不会在意的。察觉到梁毓不再那么大力地挣扎了,元烨再次冷笑出声,“你很聪明!”梁毓很是诧异,“此话怎讲?”元烨左手丝毫没放松对梁毓的禁锢,同时伸出右手抚上梁毓小巧精致的脸庞,“你该知道,即使人家听见了,也只会以为我们是正在闹小矛盾的情人罢了,根本不会有人来管你这档子事。”梁毓听罢不禁心下冷然,这个男子,心思未免太过细腻,刚才在她放弃挣扎的一瞬间,她的脑海里确实是这样想的。只是没想到,在自己脑海中短暂滑过的念头,面前这个浑身散发邪肆气息的男子确实早有察觉,再次抬眸对上男子的眼眸,梁毓只觉得心里可谓是透心凉。看着梁毓似受了惊吓的的小鹿般的眼神,元烨的嘴角不自觉地向上扬起一个微不可察的角度,他的右手顺着梁毓的脸颊往下,倏地紧紧捏住了梁毓的下巴,“我好像突然对你产生兴趣了呢。”“什……什么……你说什么?”梁毓这下倒是更加不明所以了,这个男子,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们之间根本没有什么交集不是吗?仅仅是城门那一次会面。现在,是他们第二次相见,那么,面前男子现在的动作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想做什么?望着这个冷峻的男子,梁毓心里不禁一阵阵发寒,自己怎么会惹上了这个地狱修罗般的男子呢?“你看起来,好像,很怕我?”男子看出了梁毓眼神中的恐惧,一字一句地调笑道。梁毓这才发现自己似乎将自己的惊惧一点都不隐藏地展现在了男子的面前,心下又是微微一惊,她在21世纪可是女博士,高学历使得她的修养也对比起一般人来说要高一些,可是现在,在这个男子面前,她却连自己的情绪都不懂得隐藏了,难道真的如他所说,自己太过怕他吗?男子本来捏着梁毓下巴的手突地加重了力道,“嘿,我在说话呢,你在想什么?”梁毓终是回过神来,眼眸中透出显而易见的愠怒,“你到底要干什么?”“哈哈哈……我最喜欢爱生气的小猫了,你现在就像极了一只不断挥着小爪的小猫。”这是自梁毓和男子会面后第一次听见男子笑得如此爽朗,不带一丝阴暗。梁毓听着愣了愣,她没有想到男子的笑声可以这么好听,习惯了他不正经地调笑,突然听见男子回归正常的姿态,梁毓也不禁郑重地抬眸打量面前的男子。想不到,男子的五官倒是十分精致,隐约中似乎有一丝比女子还要魅惑的气息。斜飞的剑眉下是一双晶亮的黑眸,在这热闹的灯火之下,闪出点点的亮光,竟是让人感觉比女子还要媚上半分。梁毓不禁感概,果然上天是不公平的啊,他一个男子都可以生得如此漂亮,那对于女子来说该是由多么不公平啊。女子们都求之不得的美貌竟是被一个男子给得了去,这又岂不让人感慨呢。“喂,你一脸花痴地看着我干嘛啊?你看你口水都快掉出来了。”男子耐人寻味地声音从近在咫尺的地方传来,梁毓也是一愣,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盯着男子的脸出神了……果然美人都是祸水啊。虽然是一个男子,不过他这么俊美,想必也是会在女子间展开一场争夺战了,而且这战场必定是硝烟弥漫,经久不息的。“在下元烨,请问姑娘芳名?”男子终是放开了梁毓,双手抱拳,很有礼貌地问道。出乎梁毓意料的是,这个男子一旦认真起来,竟然也有几分绅士的风度,一句话几乎都没经过大脑就溢出了梁毓的嘴,“喔,我呀,我叫梁毓啦。”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语,梁毓立即惊慌地伸手捂住了自己惹祸的嘴唇。看见梁毓这副反应,男子脸上的笑意更甚,“原来……你叫梁毓啊。这倒是个好名字啊。”梁毓气愤地将头转向一边,不再看元烨,“我就叫梁毓怎么了,关你什么事啊。”“梁毓……梁毓……梁毓你在哪?听得到我的声音吗?梁毓……”好像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四处搜寻后,梁毓才发现了正在人群中大声呼喊她名字的秦朗。梁毓一看见秦朗就像在水中挣扎了很久的人终于看见了一块浮木一样,连忙扑腾着双手去环抱浮木,“秦朗,秦朗我在这里。”叫着,梁毓作势就要跑向秦朗,而事实上她也确实是这样子做了,可是,在半途,梁毓却感觉自己跑了半天还在原地,好像有什么力量阻止了她前行。梁毓不信邪,继续抬脚往前跑,这才发现自己还是跑不动,于是十分惊惧地再次大声叫喊,“秦朗……秦朗,我好像被人施了巫术,我跑不动了,你快点过来啊!”站在梁毓身后,正用一只手抓住梁毓胳膊的元烨忍不住一脸黑线,“姑娘,敢情在你看来,我的手就是巫术?”梁毓回首看向自己的手,这才发现自己跑不到的罪魁祸首原来就是这小子的手,“喂喂喂,你抓着我干嘛啊,你没看到我哥哥寻我来了,我要回去了。”“这关我什么事?”元烨事不关己地淡淡出口问道。梁毓看着元烨一脸没事人一样的表情,心里的怒火一触即发,她都怕自己忍不住一巴掌就拍上去,可是看了看元烨结实的臂膀,梁毓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还是算了,自己如果真的敢一巴掌扇过去,自己的一条小命估计就没了。脑袋飞速运转着,一个念头猝不及防地闯入梁毓的脑袋,对啊,怎么早没想到这么做呢。“秦朗……秦朗……秦朗……”一声又一声,梁毓不仅是在不停地呼喊,而且声音也是越来越大,渐渐地竟然有了“河东狮吼”的架势,听得离她最近的元烨一阵头皮发麻,可好似他的手却还是没有放开紧紧拉住梁毓的手。梁毓真是一脸无语,这个人耳朵未免太好使了吧,在现代只要她一生气这样大叫,无论对手是谁都会觉得不堪忍受,连连求她饶命。她还以为这一招在这个男子身上也会奏效,可是令梁毓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男子,居然能顶住她的干扰,这等心无旁骛的坚持,在这个时代,若是用在正途,必是将成就一番事业的。可是,这个关她梁毓什么事,现在她的当务之急就是快一点摆脱掉这个跟屁虫一样的男子。梁毓的脑子继续转动着,哈哈,既然你不怕我的喊声,那我就继续喊着吧,反正现在秦朗离这里也不算太远了,再叫几声,秦朗应该就能听到了,“秦朗……”梁毓不依不饶、坚持不懈的叫喊终于是被秦朗听见了,他环顾四周,紧张地搜寻着,最终是在人群中发现了梁毓焦急的身影,于是连忙拔腿向着梁毓奔来。依然拉着梁毓的元烨也是突然听出了梁毓叫声中的兴奋,然后他也顺着梁毓的目光,果不其然地发现了就在不远处,并正急急地向着这边跑来的秦朗,“原来说救兵来了,难怪你这么高兴。”梁毓一脸痞笑,“我就是高兴了怎么着,你不满啊,你不满就打我啊,反正我哥哥来救我了,我也不用怕你什么了。”“你和他真是兄妹?”元烨氏第二次问这个问题了,这下倒是梁毓心中有些心虚了,本来他们就非亲非故,这个男子一只这样问,倒好像是很了解秦朗的,难道他早就知道他们不可能是兄妹?正愁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男子的问话,秦朗却是及时赶到了梁毓的面前。“梁毓是我妹妹,确实不假。”秦朗稍稍顺了顺气,淡淡地回复道。梁毓暗暗欣喜,原来他听到了啊。果然秦朗就像自己的骑士一样,总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出现,噢,不对,这不是奥特们的职责嘛……“喔?”元烨的语气里满是疑问,或者说白了,他根本一点都不相信秦朗的这一套说词。看见元烨紧紧握着梁毓的手,秦朗的眉头不自觉地蹙起,说着儒雅地走到元烨身边,伸手轻轻地挑开了元烨的手,这个动作倒是做得轻松自如,好似不经意间的举动一般。“舍妹尚未出阁,还望公子注意影响。”秦朗的话语的警告的意味哪么明显而强烈。元烨也不再坚持,只是缓缓垂下了自己的手,“既是如此,在下也不再叨扰二位,在下先行告辞,后会有期。”说着抱拳微微躬身,这一套礼仪做下来,梁毓只觉得元烨是说不出的儒雅,若是刚才不是亲身经受了他的死乞白赖,梁毓怎么也不会相信,刚才自己面前这个绅士的男子会做出之前那一番举动。“后会有期!”秦朗也是躬身,以同样的姿态回礼。元烨抬眸再次邪魅的看了梁毓一眼,嘴角微微上扬,:我们一定会再次相见的。“说着也不管梁毓的反应,转身就走。”“哼,你个死变态,谁要再跟你见面啊,今天碰到你真是我倒了八辈子霉,我才不要再见到了呢,下次要是看到你啊,我一定躲到十万八千里远。”梁毓看着元烨渐行渐远,还是在不断地骂骂咧咧。看到梁毓这副表现,秦朗也是止不住地笑了,“好了啦,他都已经走远了,你再叫他也听不到了。”梁毓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在秦朗面前真的是一点形象都不讲,完全一副泼妇骂街的姿态,于是赶紧敛敛心神,略有些尴尬地向秦朗解释道,“我……我平时不是这样的,只……只是,实在遇到一些无赖,心里太烦躁,我才会……像刚才那样的。”心里很是尴尬,又有些难为情,梁毓这下是连话都说不清楚了。秦朗看着梁毓焦虑得就像是犯了错误想赶快摆脱干系的小孩一样的神情,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放心,我知道的。”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