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万法元神
万法元神

万法元神 莫天阴 著

连载中 乾成夜幕降临

更新时间:2021-01-13 12:18:44
《万法元神》是莫天阴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万法元神》精彩章节节选:资源匮乏的世界,看主角如何冲破资源的束缚,登临道顶,帝临天下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骆龙点点头,眼中带着淡淡的向往:“不过,看来这对永顺夫妇真的不是普通的奴隶。他们甚至有姓氏。即使是我,我也只有一个名字。”

在云泽国,有姓有名是自由的象征。它被称为白皮肤的平民,享有向国家纳税、自由耕种和做生意以及作为工人学习和工作的权利。然而,只有一个大名字仍然不能逃脱奴隶的地位。

甘成撇着嘴:“一个大脑袋只是一个可怜的白色身体。即使有一个“大名字”,他现在也被剥夺了,不能使用它。他的地位根本不能和一个大头相比!”

骆龙一听,松了口气,心里不满意。作为一个没有自由的奴隶,拥有一个伟大的名字已经是一件伟大的事情。恐怕在万泽茂密的水果林门槛里有几个奴隶,但是有着伟大名字的人不超过50个。

田康的妻子名叫小惠,也不是一个大名字。它只能被称为基本名称。这是一个基本的标题。然而,生下永东后,她在中国西北逐渐被称为慧娘,她相当出名。因为她的美丽,她是许多男**隶梦寐以求的对象。

事实上,慧娘不是一个国色天香的美女,但她的外表端庄,身材匀称,气质不同于普通泽奴女性。她绝对是像水果门槛森林这样的地方的顶级水产品。有七八种像慧娘这样的永久性五官模型。许多芝诺女人经常笑着说,当她们长大后,她们肯定会成为一个非常有活力的年轻人。

此刻,慧娘正在哭。虽然她穿着布满补丁的衣服,但她仍然无法掩饰自己温柔的气质。在潮湿的狭小木屋里,四周都是家人,月光透过木窗照在慧娘泪流满面的脸上,给我的眼睛增添了一丝悲伤:“永顺,我现在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田康摇摇头,因为他的表情又苦又苦。他看起来像十岁。“我以为一个月后,莫丽的警惕性会减弱,所以我想偷一些口粮,给你和你的孩子一些补品,但我不想……”

“唉……”田康曼长长叹了口气,沮丧地说:“我死也没什么,但他才12岁。然而,对于我的小偷父亲来说,他走了一条如此绝望的路。肖辉,我为你感到难过!”

“永顺……”慧娘擦去眼泪,轻轻摇摇头:“你为什么说这些话?自从我和你结婚后,我发誓永远不会离开你,不管你有多高或多低。我是一个女人的家庭,可以没有明确的看法,但是你是一家之主,不能这么沮丧,你必须想办法,即使我们两个死了,永远不动也不能死,如果他死了,你对不起的是她的公公婆婆……”

田康深情地盯着妻子,看着一直静静地站在一旁的儿子,咬着牙齿说:“肖辉,你说得对。我不能这么沮丧。我想振作起来。我们两个可以死,但是儿子不能死!我明白了...只有一条路可走!”

慧娘一听,觉得有些神清气爽:“我能做什么?”

“快跑!”田康敬畏地回应道。慧娘的脸色突然变了:“沼泽森林正处于危机之中。甚至有谣言说山精中可能有妖精。此外,我们没有足够的食物。即使我们一路顺利,我们也出不来。”

田康苦笑道:“我们被送到这个水果门槛森林已经快15年了,我怎么不知道这个,西图老帐没少提醒我们,以前很多人都想逃跑,但最终都死在了森林里,就连一个村里的家庭都想一起逃跑,也被困在了路上。但是留下来,死还是不活,逃跑,总有万分之一的生存机会吗?”

慧娘一听,也点点头:“永顺,你是一家之主。做决定对你有好处。我们现在就走?”

田康摇摇头:“这种事情刚刚发生。洛龙一家之主肯定会警惕我们的逃跑。也许有人被陷害盯着我们。我们得找个合适的时间……”

一直没有说话的永久性动作,突然抬起头,眼睛坚定地看着田康和慧娘:“爸爸,我想我们逃不了,没有必要逃!”

田康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永东:“儿子,爸爸非常感谢你今天的勇敢,但是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是用勇气和决心做不到的。你今天似乎以挑战一个大家族首领为借口拯救了我,但事实上你已经把自己投入了一片无法救赎的土地。”

“动总,你听爸爸的,娘知道你有天赋,比同龄人强。然而,一个大家庭的首领已经接受了力量战术的训练。据说他已经突破了劣质产品的第七重。他有1000多磅的力量,可以独自对抗熊。你怎么能成为他的对手?”慧娘焦虑地看着永东:“如果你和你父亲发生了什么事,就没有必要为你母亲活着。”

说着,慧娘红着眼睛颤抖着,豆大的眼泪又滑落了。然而,永东的薄嘴唇微微翘起,捏了捏鼻尖,握住了慧娘的手。“娘,我不知道你说的第七个最低劣的产品是什么意思。我也承认我现在比他弱,但我无法以强大的力量赢得比赛。”

看着永东此刻令人欣慰的自信,田康不禁想起了这个儿子通常表现出来的一些奇怪的情况:“儿子,你是说,你有多大把握赢得这场大赛?”

永东点点头:“如果你不百分之百确定,70%将永远存在!”

“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吗?”对于这个儿子,田康突然有种看不透的感觉。事实上,他对这个儿子也不太了解。自从他出生以来,他父亲和儿子之间的交流机会非常少。毕竟,在一年的四季中,他只能呆在家里不超过两个月。

此外,他总是活跃而狂野。他从出生起就从未停止过演奏。从他两岁开始,他就能吃东西和睡觉。他通常独自在村子里很少有人去的各个角落玩耍。他从不和村里的其他孩子一起玩。

“我确定!”勇东重重地点了点头:“爸爸,那些人不是在嘲笑我是个喜欢学习如何跳跃和和动物玩耍的傻瓜吗?“?我会用事实告诉他们,学习家畜没有错。至少,人们可以拥有更强大的力量。“

田康伟惊呆了,浓眉深深皱起。“总是在动,你是说你通常像猴子、熊和老虎一样在那里玩耍,这样你就有能力打败一个大头?”

永东点点头,突然产生一种宽容的抬头:“这是一种仿生内甲拳。通过模仿老虎、鹤、熊、猿和鹿的生活和战斗姿势,它可以发挥力量和锻炼身体的敏感性……”

董永在后面说什么,田康和慧娘没听清楚。他们面面相觑,看到了对方眼中强烈的震惊。因为这时的永东不像他们想象中无知的毛头孩子,而是像一个天人合一的大师。

“一直动,这些东西,什么仿生内家拳?我从未听说过。你怎么知道?”田康惊讶地看着董永:“你以前从未离开过一个村庄……”

他不能告诉这两个最亲近的亲戚,他是通过转世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带着前世的记忆。孙然沉思了一下,答道:“西图的旧账教会了我……”

“啊……”田康的脸上露出喜色。“我知道,这恐怕是大师家族传下来的某种战术。难怪西图的老账近年来对我们一直很好……”

慧娘也喜出望外:“永顺,当西图的旧账听说他壮年的时候,他的身体被提炼到了八级的劣质品。西图的旧账教永东,永东可能真的会赢罗龙的大家庭!”

“有可能!我得问问西图的旧账,看看永东现在有多大的实力……”田康重重地点了点头。他此刻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河里唯一的浮木。

看到田康要出门,他心里冒汗,抓住了他。“爸爸,虽然老账教了我这些东西,但它让我绝对说不出话来。甚至你什么也说不出来。如果你这样问他,他可能会怪我!”

慧娘一听,急忙抓住田康说道,“永顺,别胡闹了。如果老西图的账户生气了,恐怕我们家真的完了!”

“啊...我太鲁莽了!”田康回过神来:“我知道,老账之所以没有告诉董永,那是传承给他的力量战术,而是改名为仿生内甲拳,是因为宗师家族传承的力量战术绝不能传承下去,否则将会有成千上万件的灾难。如果我这样问他,老账肯定会转而反对我们……”

永东汗流浃背。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小谎言,但这让田康想了这么多,也很符合逻辑。他不得不说,田康真的不是一般人。

“永东……”田康显然觉得他的想法很接近。他现在非常严肃地看着永东:“以后你不能再说这件事了。即使你打败了洛龙的首领,你也只能说你创造了拳头,你不能给老帐带来麻烦!”

永东连连点头:“我当然知道,爸爸,你可以放心,这种仿生内甲拳的训练方法已经被我的体能老帐所改变了。它不同于以前的武力战术训练方法,没有人能看到任何线索。”

“那很好,那很好……”田康兴奋地搓着手,又满怀希望地看着永东:“儿子,你真的确定你能赢得罗龙大头,它已经达到了精体质量的七倍?”

慧娘也兴奋地看着儿子,毕竟这关系到他们三口之家的生活。只要勇坑点头,即使很难相信她12岁的儿子能打败她心中一个强大的大老板,她也愿意选择相信这个事实。毕竟,没有人会拒绝生存的希望。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