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虚空之皇
虚空之皇

虚空之皇 大虚空流焰 著

连载中 李武伍德

更新时间:2021-06-21 04:53:14  人气:
经典小说《虚空之皇》由大虚空流焰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武伍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刀锋的黯淡,只是为了见血封喉的犀利。一时的沉沦,只是为了否极泰来的崛起。当我从绝望的深渊走出,便是世界为我呼啸的时刻。且看破军,一个陨落的天才,是如何通过一次次的战斗,踩着别人的头颅,再度回到人生的巅峰。一经在手,天下我有。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百里血。”破军惊呼。

“哦,原来你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也好,到地下做个明白鬼也好。”百里血脸上的伤疤抖动了一下,就像一条蜈蚣在他的上面爬行。

此时破军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冷静,盯着百里血,沉声道:“你想杀我?”

百里血摊了摊手,笑道:“这是很显然的事情啊。”

“为什么?”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以。”百里血似乎并不着急杀死破军,但是他的身上却不断地释放着杀气笼罩着破军,给他施压。

“是什么人叫你来杀我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并不好奇。”百里血一步一步朝着破军逼迫而去。每一步他身上的气息就庞大一分,气机完全锁住破军,根本不让后者有任何逃走的机会。

“我的习惯是,给每个被我杀的人临死前问三个问题,现在你已经问了三个问题了,所以,你去死吧。”

百里血的身体骤然加速,瞬间出现在破军的面前。在后者惊骇欲绝的眼神中,一掌拍了下去。掌风烈烈,如刀如剑。

破军的身体在庞大的魂压中,动弹不得,只能呲牙欲裂的看着巨大手掌的挥落。

难道我就这样要死了吗?不,我不甘心啊。我还没有参加院比,我还没有成为强者,我怎么能死,我决不能死。

啊啊啊。

内心愤怒的狂啸似乎激起了魂海的激荡。本来波平浪静的魂海顿时沸腾了起来。一波又一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咔嚓。

笼罩在自己身上的魂压玻璃一般碎裂。这一刻,破军只感觉浑身上下有说不出的舒爽,使不尽的力气。

“杀。”

魂海中的魂力大河奔流,涌入食指,形成一个巨大的螺旋。下一刻,锐利的精芒从指尖窜出,如灵蛇般与百里血的巨掌交锋。

扑哧。

凶威滔天的巨掌如同纸糊的玩具一样,瞬间被灵犀指穿出一个血洞。猩红的液体从那儿飚射而出。

没等破军窃喜,一只狂暴的大脚猛然践踏到他的腹部。狂暴的魂力随着那个大脚中汹涌而入,撕裂他的腹部肌肉,震得他整个人猛然倒飞,直到撞到了一块巨大的石碑的时候,方才止住。

可他的嘴角都渗透出来了一丝血液,显然被震伤了脏腑。

此时的百里血显然无比的愤怒,脸上那条伤疤因为愤怒而变得滚红滚红,骇人耸闻。手中的血洞在魂力的控制下已经停止了流血,但是想要痊愈,还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或者找魂修医师治疗。

“小子,你很好。”

怒极而笑,百里血双手合拢,猛然一推,顿时一个椭圆形的气罩升腾起来,形状宛如一口黄粱大钟。气罩上泛着些许金色的光斑,似那大钟上的锈斑。

“来啊,用你刚才的那个魂技啊。看一下能不能打破我的金钟罩。”

百里血嚣张的吼叫着。显然因为一时大意被破军打伤让他非常愤怒。

破军确实再一次使用灵犀指了,他只会这一招魂技,同时这也是他威力最强的魂技,如果连灵犀指都无法打破金钟罩的防御,他就算是彻底没辙了。

精锐的魂芒击打在金钟罩的气罩上,金铁交鸣。

怎么可能。

破军看着一丝损坏都没有的金钟罩,不信邪的再次施展,一次又一次的击打在百里血的金钟罩上面。

锵锵锵锵······

连续施展了十几次带有魂芒的灵犀指,然而让破军心里透凉的是,除了火花四溅,金钟罩没有任何的损毁。

可恶,可恶,可恶。要不是身体天赋只有百分之三,自己灵犀指的威力绝对不会这么小,一定能够打破这个可恶的金钟罩。

破军内心不甘的长啸,可是越是这样,他的对手越是开心。

“哈哈哈,你打啊,用点力啊,这么快就没有魂力了,太没用了吧。”

百里血哈哈大笑,他非常享受看到破军在他面前一点一点变得绝望的情景,居然没有主动动手,都是依靠金钟罩抵挡破军的攻击。

接连十几次最强灵犀指的攻击都无功而返并没有折损破军的意志,他就像一个不知疲惫的战士,再一次冲了上去。

螺旋灵犀指施展不出了,咱还有普通灵犀指。

可就在他的手指正要与金钟罩接触的一瞬间,一只粗糙的手突然抓住了他的手指。

咔嚓。

生生拗断。

破军的脸色刹那惨白,十指连心,那股连结神经的痛楚让他的心脏骤然收缩。

嘭。

又是一记重重的锤击,直直的砸在脸上,撕裂般的痛楚让意识开始有点模糊的破军知道,自己的脸骨被打碎了。他的脸直接瘫了一半。

迷迷糊糊中,破军看到百里血摇摇晃晃的向他走来。不,应该说是他的视线已经变得摇晃。

“哟,太不好意思了,一不小心用力过猛,都把我们的大帅哥毁容了”

百里血拽着破军的头发,把他从地上拉起来,狂笑着。

现在的破军虚弱无力,毫无威胁,可他居然没有马上动手杀死,而是笑着道:“小畜生,我给你个机会吧。现在你跪下给我赔礼道歉,并且学狗叫三声和舔我的鞋底,我就饶了你。”

破军强撑着睁开血肿的眼睛,深吸了口气,“呸,你个老畜生,想要舔爷的鞋底都不配,啊。”

“小畜生,说狠话是要分场合的。”百里血放开刚刚掰断的第二根手指,抓住第三根,笑得无比的温柔,骤然往手背一推,再断一条。

猛然抽搐了起来,连断三指,要是常人早就崩溃了,可是破军的意志力相当惊人,还能撑住。然而,照这个方向发展下去,他迟早还是会崩溃的。毕竟,他只有十二岁。

破军想要挣扎,想要反抗。但是他的功夫一大半都是用在了手指上面,现在手指被不断摧毁,直接摧毁了所有的可能性。

难道我今天真的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破军心中无力的嘶吼,一直倔强的眼神终于缓缓溃散,变得空洞。

“太美妙了,太好看了。”百里血狂热的看着破军那空洞绝望的眼睛。仿佛这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宝石。

铁钩一样的手指,缓缓朝着那对眼睛挖了过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