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嫡女当道
嫡女当道

嫡女当道 壬九酒 著

完结 风七七夏夕

更新时间:2020-06-29 18:35:10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嫡女当道》的小说,是作者壬九酒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    这是一个嫡女当道的世界。     可她身为嫡女,却被人虐待了整整十三年。     十三年后,庶母与庶妹逼她入宫,令她以二八年华之身,侍寝半百昏庸之君。     第一夜,她遭蹂躏致死。     杀手穿越,成为新的她。     一双翻云覆雨手,一柄无名青锋剑,杀太子,创武馆,开镖局,当御厨。     闪电般开启了一段属于她的盛世繁华。     九州天下,无人不知她名姓。     可他却说:“说好了,七儿要和美人姐姐永远一起的。”     他是九州第一帝国的尊贵皇子,是天下第一邪王,是当世第一美男子,也是她的美人姐姐。     青马竹马时的一句玩笑承诺,伴随他一生一世。     他发誓要给她幸福。     她却不耐:“美人姐姐,麻烦你先把两个侧妃休了再说。”     他笑。     身后是开了荼蘼的漫天梅花。     一如当年。...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风小姐。” 那为首的黑衣人先开了口,喊出的话铿锵有力:“将军极为惦记您,特地吩咐末将前来营救。” 风七七秀眉一挑,认识她的人,都在玉国。 此地乃大夏帝都流火城,竟然也有人叫得出她的名讳? 将军? 哪一位玉国将军,于国破家亡之后,还惦记着她的性命。 她目光探出,试图看清黑衣人的容颜。 然而,墨色的袖摆忽然挡住了她的全部视线。 紧接着,天青色的车帘垂下,遮掩住外间的风雪,也遮掩住那黑衣武将的满身士气。 风七七目光一闪,盯着潇阳王的袖摆。 潇阳王面色如常,收回放下车帘的手,目光平淡。 狠狠剜他一眼,却换来他唇角勾起的莫名笑意。 墨色的袖摆再次抬起,修长洁白的手递来,似要触及她白皙娇嫩的脸。 她正欲往后退开,他的手,却停驻在了半空。 他冷冷收回手,转头冲着车窗外,清淡道:“杀了。” “喏。” 车外,白衣女子闻声应答,翩然跃下车架。 下一秒,飞镖破空声乍起。 一声一声,尽数打在锋利的刀刃之上。 二人械斗,场面激烈,潇阳王的其余下属,都只做壁上观。 车内,潇阳王缓缓抚摸着无名指上的莹碧指环,望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风七七,轻声道:“走。” 马儿长嘶一声,飞快跃出,车队依旧往乾中门奔驰。 风七七冷冷的靠着车壁,缓缓垂下了眼帘。 “嗖嗖嗖……” “嗖……” 无数的羽箭恰在此时,自四面八方射来,“刷刷刷”钉入车壁。 风七七水眸一颤,看清潇阳王背后车壁上,密密麻麻的雪亮箭尖。 黑衣将士并非一人,显然,他还带着一队精兵。 就在他阻拦潇阳王的片刻时辰中,玉国精兵悄悄包围了车队。 他们无疑是厉害的。 羽箭密集如蝗,喊杀声一瞬炸开,马匹俱被射杀,鲜血喷涌一地,溅湿了马车上那个显眼的黑鹫图案。 黑鹫,潇阳王的标识。 潇阳王妖异的脸沉静如水,一把拉过风七七纤瘦的手臂,阴沉沉道:“轩辕止的胆子不小。” 一语毕,环抱风七七纤细的腰肢,一步冲天,跃出车驾。 车驾外,漫天箭雨。 远处,白衣女子双袖狂舞,无数枚飞镖闪着寒凉的光,直直射向黑衣武将。 风七七注意到,武将的手臂上已然带伤,而他的大刀,早已落入泥泞的雪地中。 今日的营救,恐怕是难了。 她双眸一颤,下一秒,白衣女子的飞镖,却已直直射向黑衣武将的咽喉。 武将一怔,侧身避开却未曾避过。 咽喉处登时如决堤的洪流,霎那间涌出滚烫的血液。 死了。 风七七心头一鄂,还没来得及多看一眼,整个人已随着潇阳王翩然落地。 潇阳王并未松开环住她腰肢的大手,另一只手却状似无意地抓住空中一支羽箭,轻巧投掷而出。 一个玉国精兵应声倒下。 她一怔,他却混若不觉,接二连三的抓住飞在空中的羽箭,一支一支随意地掷出。 而后,倒下一个又一个玉国精兵。 不过短短数十秒,长街上的黑衣人便倒了一地。 满地羽箭,胡乱的插在尸体上,渐渐被风雪所掩盖。 如果说她是个顶级杀手,那么潇阳王,无疑是她顶级的对手。 风七七不知道,他怎能在坐拥滔天权势之时,还能练就这样一身杀人的本事。 果然,是诡异的敌人。 心思回转间,环在她腰肢上的大手,却倏地松开了。 她一个踉跄,险些栽倒。 潇阳王没有扶住她。 反而,退了开去。 下一刻,长街那头,忽然奔出来一队赭黄侍卫。 一个个铠甲华丽,威风凛凛,气势迫人。 风七七迎着风雪看去,一人身着赭黄软甲,披着月白披风,纵马奔来。 那人眉目和蔼,鬓角染着雪花,十分温谦之态。 能在大夏国帝都,以这样的装扮亮相,除却太子能有何人? 她垂下眼帘,冰凉的手指终于有了一丝温度。 长街上,一时只听得马踏青石之声。 片刻,赭黄兵卫奔近,潇阳王的下属纷纷下跪行礼。 静寂的街道上,唯余潇阳王与风七七傲然而立。 太子跃马而下,目光掠过潇阳王妖异俊美的脸,眉间蹙起一丝难以察觉的不屑。 而后,转眼看风七七。 一眼过,他却愣住了。 足足愣了十来秒,他才目光一颤,忽尔转头看着潇阳王的眼睛,笑道:“王弟好像是遇到了刺客?” 他的嗓音和煦,面容亦和煦,与潇阳王并肩立于一处,俨然是二个世界之人。 一在冰雪之渊,一在日影之颠。 可惜,风七七却从那状似温暖的嗓音中,听出一丝狡诈之意。 潇阳王面露不屑,似乎并未听出什么不同:“区区刺客,何足挂齿。不过……” 他面容一肃,蹙眉高声道:“本王刚遇到刺客,太子就赶到,是不是太巧了点?” 寒月天气,风雪呼号,是个正常人,大约都会窝在马车中躲避寒雪。 又岂会如太子一般,领着亲卫纵马飞奔? 此话一出,含义深远。 太子闻言色变,大笑道:“王弟说得哪里话?本宫刚到震中门,就听说你被刺客围攻,这才特地赶来相救。” 好一个兄弟情深,可惜潇阳王却并不买账。 “震中门到此,少则一刻钟时辰。这些刺客,从出现到送命,也不足一刻钟。太子真是好手段,竟能未卜先知!” 潇阳王面色冷淡,说出的话尖酸刻薄,一张俊美非凡的脸面,摆着冷漠和睥睨。 堂堂太子,在他这里竟也留不得一丝体面。 太子目光连闪,一张脸清白相接,已然不知该如何接话。 他挣扎良久,忽然凑进潇阳王一步,哈哈大笑道:“还是王弟最懂为兄的心。这……” 他随意扫一眼风七七,压低声音道:“父皇还在皎化寺,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不如……就让为兄代你送她入宫?” 入宫,至少还需一刻钟,进御书房,则至少还需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马车中一双男女,能干出来的事情,实在极多。 潇阳王冷然地瞧着太子,瞧着眼前这位号称流火城第一风流才俊的男人,勾唇一冷。 他退后一步,淡淡道:“本王一路劳顿,接连数日未曾歇息,已是累极。既然太子愿意代劳,本王自然乐意。” 他冷冷一挥手,扬声道:“请太子送玉国妃嫔入宫,回府。” “喏。”众下属齐齐应答,退了开去。 白衣女子翩然跃来,扶住了风七七的手臂。 风七七一怔。 她怔住,潇阳王却斜睨过来,揶揄道:“还不多谢太子?”这语气,颐指气使,好一副高大上的主人姿态。 风七七抬起头,面色愤然。 潇阳王却恍若未见。 太子眼珠一转,不怀好意地大笑道:“美人若真要谢,哈哈……”他得意不言,冲赭黄兵卫潇洒道:“速速回宫!” 笑声畅快,长街那头,有簇新的马车安静地驰行过来。 竟是早有准备。 风七七目光一闪,白衣女却暗中使力,挟持着她走向马车。 赭黄车帘掀开,窗前垂着明珠流苏,小茶几上摆着几样精致糕点,似乎正是为她准备。 她回头,车帘却已垂下,掩住一车温热。 车外,白衣女子晦暗生涩的话音传来:“若能得太子亲睐,倒比争宠后宫来的容易。玉国破了,风小姐且安心罢。” 女子的嗓音里无端透出一点寒凉的温柔。 她眼帘不抬,也不开口。 白衣女子似乎也知晓,她是个哑巴不能开口,愈发压低了嗓音,略略悲凉道:“我叫秋霜。” 一语毕,再无声息。 风七七目色一颤,伸手挑开窗帘,正见远处的潇阳王驭马归去。 风雪中,他的马蹄声空落,秋霜纵马跟着他。 她目光一闪,身后,赭黄车帘已被人从外掀开。 太子笑吟吟探进上半身,和蔼着眉目得意道:“美人,你果然当得起玉国第一的称号。” 一伸手,压住她白皙的下颌,就欲一亲芳泽。 皇帝不在宫中,太子抢了潇阳王的头功,又白得了她的处子之身,果然是双全齐美。 今日这局,太子打得好算盘,潇阳王又何尝不是? 武威大帝正从皎化寺回宫,自然收到潇阳王送玉国妃嫔进宫的消息。 甚至,武威大帝一定知道,风七七成为妃嫔第一夜就遭遇破国,并未破瓜。 武威大帝年近天命,正当壮年,笑纳一个玉国第一美人,实至名归。 可,太子却遭潇阳王算计,先武威大帝一步抢了风七七。 一刻钟后,太子与武威大帝必定相遇与乾中门。 若太子果真在这车驾中,夺了风七七处子之身,该如何与武威大帝交代? 流火城中人尽皆知,武威大帝最宠爱的儿子是七皇子潇阳王,并非眼前这位嫡出的太子夏泽。 父子反目,几乎是板上钉钉。 坐收渔翁之利的人,潇阳王无疑。 风七七面色冰凉,如水的双眸抬起,直视太子俊朗的笑脸,忽然递出了右手。 右手中,一柄明晃晃的匕首闪着森冷的寒光,隐隐泛出杀意。 那是父亲风六郎送给她的短剑。 太子猝然不及,一个踉跄,险险避开剑刃,右手做爪,飞抓她纤细的手腕。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