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有女如瑾
有女如瑾

有女如瑾 Qi猫猫 著

连载中 苏澈晓年

更新时间:2021-11-29 04:42:35  人气:
主角叫苏澈晓年的小说是《有女如瑾》,它的作者是Qi猫猫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说:“我只希望你回头的时候能够看看我”他说:“你去护你想护,我来护你”他说:“这天下都不及你”他说:“我说过的,要护你一世长安”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这回季师傅给我的,是一枚小戒指,银子做的,开口处做成了菩提叶的形状,不多,也就三片菩提叶。

晓年接过戒指给我看后我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不是说我不适合金银器的么?怎么又给了我个银戒指?”

戴上手晓年却是笑了:“可倒是没有那些子富贵气。”来来回回看了看,菩提叶?这季师傅莫不是对佛学也有些研究把。

自那两天连续见着那一群人之后,这几日却是见不到他们的影子了。苏澈想必在陪着顾瑶,苏煜必然是拖着秦曜去陪着硕和公主,苏垚则要陪着江辰太子,倒是留下我这一个孤家寡人了。

不久便到了宴会的日子,皇帝欣喜,群臣赴宴,甚至有的还可携妻儿一同前往,我就是那顺便可以携带过去的妻儿。

父亲一再提醒我不可太过张扬,不可太过木讷,注意言行不可任意妄为。难免父亲这么紧张,我上次见到皇上的时候,确实有些风头出尽的意思。

那时候我不过十二岁,时逢皇上三十生辰,才得以进宫见到皇上圣颜。

说是见了圣颜,但我其实一开始根本没见到什么。身为臣子父亲与皇上的距离还是挺遥远的。前面都是后宫嫔妃以及皇子公主们。远远的就只看见那把金灿灿的龙椅,晃的我眼睛疼。

远远的传来公公尖细的嗓子“皇上驾到!~”乌拉乌拉的跪倒一大片,我也在跪倒的人群当中,面朝大地,隐约觉有皇上走过的时候也就只敢偷偷地抬一下眼皮,就只看见明晃晃的靴子从眼前掠过。

天子家简直太晃眼了,我暗暗的腹诽。不过大家都跪着,半点声音都没有,仿佛过了很久又听到一声尖细的嗓子:“起。”大家才又都站起来,又是一阵哗啦哗啦的声音。

皇上看了一圈下面的人,慢悠悠地说:“都是朕最为亲近的人,就当家宴了,都随意些。”

众人齐应“是”,各自落座。虽说是随意些,但我瞧着倒各个还依旧是正襟危坐的样子。这就是天子威严吧。

酒过三巡,气氛才有些热闹起来。吃吃喝喝,左看看右看看,我像是没见过世面的小老鼠一样小心翼翼却又看起来十分精明的东张西望。

顾瑶慢悠悠地吃菜饮酒,她是最为守规矩的,母亲来之前已经叮嘱过,所以她就非常的,嗯,安静而且温婉?

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又没什么惹人瞩目的地方,自然没人搭理我可我却自得其乐。

一转头,却看见苏煜也在看向我这里,眼睛里带着些我看不大懂的笑意,权当作是嘲笑吧。

那我本来就没见过这么大的宴席,多看看也没有什么的吧。可他偏头不知和苏澈说了些什么,苏澈也转头看向了我这里,带着浅浅淡淡的笑意,像我扬起了酒杯,我也扬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里面其实没有酒的,不过这么远他也不知道的吧,我就这么想着。后来才发现所有十一二岁及以下年岁的女孩子的桌上都是没有酒的,只有果汁,果汁是倒在碗里的,酒杯,只是放在那里而已。。。

见着苏澈转过去与别人说话了,我狠狠的瞪了苏煜一眼,他怎么能告诉苏澈转头看我呢?我怕不是显得很,很,很奇怪?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对着我笑了一下,然后转过去不知和谁说话去了。

顾瑶在桌子下面拽了拽我,让我安分点,我也就撇了撇嘴,安静的与面前的烧鹿筋作斗争,这真真是太难咬了,咬的牙都要碎了却还是嚼不烂,只能囫囵吞下去,结果我就被噎着,咳了起来。

顾瑶忙来轻轻拍我的后背,又递给我果汁,就着她的手我才喝了一口却又听见一声尖细的嗓子:“顾瑾上前觐见!~”又是一阵咳嗽,却好在卡在喉咙里的鹿筋终于是进了肚子。

整理一下裙摆出席,上前,跪倒:“皇上吉祥。”。

皇帝道:“起来说话。”

我一边起身,一边想着我是犯了什么事惊动了皇帝,却是左右想不出来个头绪。

皇帝笑道:“顾将军家的女儿,果真是国色天香。听老四说,你有独特的礼物要献给朕?”

当即我就愣住了,我不过是来吃个饭罢了,哪来的独特的礼物?想起苏煜的那个笑容,想来一定是他在故意整我,皇帝的寿宴,点名贺寿,一个不好就是大罪过,这个人脑子里都想什么?

见我不说话,皇帝又笑着问:“你见朕,很紧张?”

我觉得在这么沉默下去怕是不行了,只能回道:“是。”

皇帝却又问:“为何紧张?”

“皇上天人之姿,威震四方,今日初见圣颜,自然紧张。”

皇帝应了一声:“嗯,所以,你怕朕?”

再这么下去怕是没完没了,我抬起头,直面皇帝:“怕是自然。”

皇帝似乎没想到我竟然会这样说,“嗯?”了一声。

我便继续说道:“这天下不就是一个个家组成的么?皇上就是这大家庭的父亲,哪有子女不敬畏自己的父亲的?所以,臣女是怕的,只是这说怕还不准确,应是敬畏。”

皇上听完,点点头:“这天下不就是一个个家组成的么,倒是个奇妙的想法。朕到越发的想看看的你礼物了。”

我刚松了口气,却是,怎么都躲不过去的吗?身为皇帝,他什么都不缺,那他到底要什么呢?

转念一想,既然他什么都不缺那我送什么都可以咯。便又请了个安:“容臣女下去准备一下。”

皇帝大手一挥:“准。”

-------------

灯光全灭,我看见顾瑾穿着淡粉色的裙子从大门提着一盏灯笼走进来,耳边传来萧声,是秦曜的萧声。只见她放下灯笼单腿跪地,后腿勾起,上身后仰,仿佛一朵盛开的花朵。紧接着缓慢站起来,风从大门吹进来,轻纱做的衣裳随风飘摇,伴着月色就仿佛芙蓉仙子下世,在水中轻柔的摆动着身姿。随着萧声的急缓,她的动作也忽快忽慢,但无论怎样都给人行云流水之感,毫无拖沓。我看得呆了,却听见钟声响起,她又成了开始的模样,一朵莲花,遗世独立。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她,一时间竟是呆滞。随后灯火打开,满室通明,我看见她带着浅浅的微笑站在那里,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明明她是一个极为嚣张的女子,怎么突然又又变成了这个样子。

-----------------苏煜

掌声经久不息,我知道,我应该是没有做错什么。皇帝在高坐上喜笑颜开:“好一个出水芙蓉。好舞配好台,来人,赏寒冰玉台。”

“谢皇上。”

那座寒冰玉台现在就在梦华庄里静静的闪耀着光泽。每年梦华选出的最好的舞姬才会在上面跳舞,绿翘那次是个意外,赚足了眼球却少了神韵。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