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奢宠
奢宠

奢宠 卫子倾 著

连载中 卫子悦秋惑

更新时间:2022-01-17 04:29:44  人气:
新书《奢宠》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卫子倾,主角卫子悦秋惑,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秋惑,你的美,倾世无双,却无端蛊惑,江山天下。莫测间,沉浮任你,叱诧风云,睥睨天下。我:卫子倾,你可会为我,欺天下?弃天下?卫子倾的容貌,伤透锦韶:秋惑,我会。我:卫子倾,你会把我惯坏的。卫子倾的唇,是,时光不忍刻画的极致清澈:秋惑,我就是想把你惯坏,怎么办?卫子弦:秋惑,明档醉舞,美景绸缪,怎及你回眸无尽蛊惑?我:卫子弦你能不能别总是为我偷裙子!锦南夜:秋惑,暮深画臻终盛透,怎及你倾世唯美容光?我:锦南夜,你能不能别总是拐跑我?慕孽:秋惑,无际霞蔚尽剔透,怎及你颊边晕彩清澈?我:慕孽,你能不能别总是为我做坏事!锦南皇,卫子绛,夏侯锦,慕容璟,即墨珏,皇甫澈,楼燃,……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翠微公主此刻恨毒了澜孟冉,恨不得把她活活打死:“你这个贱人!”

新皇并不打算放过翠微和澜孟冉:“吩咐下去,传令‘天机阁’,彻查此事!”

“天机阁”是蛊国历代皇帝的私人附属机构,集情报,暗杀等功能为一体。

翠微公主一事,事关皇家尊严,不能公诸于世,只好暗中细查。

新皇冷冷斜视着澜王府的侍女:?“对了!你们几个贱婢,方才谎报思芳楼失火的事,朕还没与你们算账呢!快说你们究竟是受了何人指使!”

一众婢女拼命磕头:“皇上饶命啊!奴婢只是一时眼花,绝无人指使奴婢!”澜王府的婢女们哪敢说实话,她们的卖身契,她们全家的性命,可都在澜王妃手里捏着呢。

新皇厌恶地皱眉:“来人,把这几个贱婢拖到极刑司,一定要让她们把幕后黑手供出来!”

众位侍女被拖走时,根本不敢看澜孟冉的森冷眼神。

新皇转身,看向澜孟冉:“澜孟冉,从现在起,你不得离开澜王府半步!”他的意思,是要把她软禁起来。

澜孟冉并不在意:“是!”只要没有什么确切的把柄,谁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新皇的眼神扫向翠微公主:“翠微,以后你还是在你的公主府呆着,不要随便出府了!”

“是!皇兄,你一定要还翠微一个公道!”翠微公主狠狠剜了澜孟冉一眼。澜孟冉,你等着!

桃花晏后,我再次回到了澜王府,这一次,澜王妃的脸色,已经维持不住从前的伪善了。

“郡主好手段!”澜王妃的牙齿,几乎咬碎。

我停下脚步:“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澜王妃的脸,突然向我靠近:“借刀杀人,挑拨地一手好计谋。”

我推开她:“秋惑愚昧,什么都不明白。澜孟冉一定是无辜的,你说对吗?”老女人,离我这么近干嘛?是要我数数,你脸上有多少皱纹吗?

澜王妃的脸色,青青红红:“当然!孟冉是世界上最纯洁善良的女子。”

我回眸一笑:“是呢,那就看待会儿澜孟冉会不会完好无损地回来了。”

话落,我径直掠过她,不再与她纠缠。?

“你!”澜王妃愣在原处,这是什么意思!

呵,本郡主什么意思,马上你就知道了!

果然,当天下午,澜孟冉是被抬回来的。

澜王妃扑向她,泣不成声:“我的儿!你这是怎么了!”。那道触目惊心的伤疤,将澜孟冉的脸彻底毁了!

澜孟冉泪如雨下:“娘,孟冉的脸……”。

“孟冉,我苦命的孩子……”澜王妃伏在她的身上,彻底瘫软……秋惑,你够狠!

夜色渐深,郡主府,梓华阁,卫子倾,不出意外地出现了。

这一次,他的神情,格外欠揍。

“娘子,夫君今天的表现怎么样?”卫子倾撅着小嘴,一脸的求蹂躏求虐待。

我拍开他的脸:“你一天到晚这副德行,真不要脸!”

卫子倾伸手,将我揽入怀中:“娘子,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么。”

我侧身避开,自然而然地翘起二郎腿:“你这不是坏,是无耻!”。卫子倾将我抱上他的大腿,更加逼近我:“娘子,你不得感谢一下夫君吗?”

我从他的腿上滑下:“不要,你自己心甘情愿的,我为什么要感谢你。”

卫子倾幽怨地看了我一眼,将我再次固定在他的腿上:“娘子,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我推开他:“滚!你这个混蛋!”

卫子倾拖长了语调,环住我的腰:“娘子,唔……”

我对他又踢又踹,毫不手软:“快走,你这个蛇精病。”

“娘子。”卫子倾却将我按倒在窗边,不顾一切地欺上我的唇……

我抬腿,踹向他的膝盖,卫子倾吃痛,仓惶逃走了。

我望着他的背影,狠狠擦了擦唇角,卫子倾,你无耻!

第二日,明面上的处置结果出来了。皇室宣称:翠微公主身边的侍女绿瓶,几日前手脚不干净,被翠微公主苛责了几句,遂怀恨在心,假冒翠微公主与众男子在思芳楼行不轨之事,妄图诋毁翠微公主的清白,已被处以极刑,而那些澜王府的婢女们,谎报思芳楼走水,犯了欺君罔上之罪,同样被处以极刑。澜孟冉治下不严,任由婢女为所欲为,导致翠微公主清誉受损,被下令禁足澜王府一个月。

众吃瓜群众听完,呵呵一笑:皇室的脸皮真厚啊!果然人至贱,则无敌。翠微公主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现在倒是推得干干净净了!

梓华阁,我唤来蓝脂几人,偷偷来到之锡院。

之锡院闹鬼的风声,是我放出去的。很多人迷信,小小的鬼火就会令他们吓得魂飞魄散。

我戴上娘亲的面具,蓝脂等人躲在暗处鬼哭狼嚎。

紫婷等人听见响动,迅速抱作一团,阴风阵阵,魔音绕梁,她们只觉得瞬间三魂没了七魄。

突然,门窗“嘭”地一声被打开!

“啊!啊……”众女吓得闭上了双眼,根本什么都不敢看。

“睁……开……眼……睛……”冷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有胆大的女子偷偷扒开手指缝,这一看,差点吓个半死:门外一口废旧的枯井内,爬出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鲜血淋漓,面色惨白如纸,整张脸都在向外汩汩渗血,只一眼,她们就认得,这是当年的澜尹郡主!

紫婷吓得说不出话来:“啊!……郡主饶命啊!”

我缓缓向她们走来:“我要吸光你们的血,吃光你们的肉,扒光你们的皮,抽光你们的筋……”

远处的磷火,在冒着幽幽的绿光。

紫婷拼命地往最里面缩着:“郡主饶命!不是我们,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啊!”。

“郡主,你去找澜王妃,澜王妃才是罪魁祸首!或者罗妈妈,罗妈妈是澜王妃身边的老人了,她什么都知道!我们都是无辜的啊!”紫婷的腿,已经凉透了。

“嘶……嘶……嘶……嘶……”我张开嘴,露出阴森的笑意,彻底把她们吓晕过去。

“走!”我扯下面具,头也不回地离开之锡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