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乱世艳姬
乱世艳姬

乱世艳姬 雁回 著

已完结 高桥

更新时间:2022-01-17 04:33:05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雁回原创的言情小说《乱世艳姬》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高桥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关雎的名字,已经蕴含了高桥应归这辈子的归属。她这一生,能遇到他是幸运。而他呢?她慢慢沦陷下去……“关雎,嫁给我。”这是他的回答。...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从码头回来的第二天,高桥应归就找中谷顺说了他要娶关雎。中谷顺是他的老师,他的父母都在日本,中国有句古话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中谷顺不仅是他的恩师,更是像父亲一般照顾着他。他希望关雎能得到中谷顺的认可。

看高桥喜上眉梢的样子,中谷顺却是一头雾水。据他所知,高桥好像没有和哪个女孩子很亲近,怎么这么突然就要结婚了。

“你要娶谁?”中谷顺疑惑的问。

“是我刚来中国时救的一个女孩,名叫关雎,很抱歉没有和老师提起过。”高桥回答。

“她是中国人?”

“是的。我知道老师担心什么,但是关雎真的只是一个简单的女孩子。我救起她的时候,她受了很严重的伤,嗓子也受到损伤,现在都不能开口说话。她也没有其他的家人,一个女孩子孤零零的,真的很可怜。”

“所以你就要娶她?”

“老师,我爱她。”高桥坚决的看着中谷顺。中谷顺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高桥应归是他的得意门生,是什么性格他自然也知道几分。

高桥就像蛰伏的狮子,不会轻易出手,不过一旦出手,就一定要达到目的。这也正是中谷顺欣赏高桥的地方,现在高桥这么严肃的告诉他,也明白的表明了自己的决心,他对关雎是认真的。

“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中谷顺说。他从心里还是不愿接受,不仅仅是因为关雎是中国人,而是他有一个女儿,他本以为高桥可以是自己的女婿,现在看来,似乎是不可能的了。

见中谷顺的态度平淡,高桥也不强求,只要中谷顺不反对就好。中谷顺的意图他也明白,如果是以前,也许他会如中谷顺的意,但是现在他遇到了关雎,就一切都不一样了。

中谷顺的态度对高桥应归的心情没有太大的影响,他带着人去巡了一遍街之后,就急急的往家里赶。

比起高桥应归的喜上眉梢,关雎的态度就显得太平和。之前是什么样,现在的关雎还是什么样。高桥只当关雎的性格本就是这样平静,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别人对你的好,你总要偿还。对于关雎来说,能用来偿还高桥的,只有她自己。她也只有她自己。

高桥应归说会给关雎一场盛大的婚礼,而关雎唯一的要求是去上海再举办婚礼。对于关雎提出的要求,高桥都会满足。只可惜,对于婚礼,关雎就只有这一个要求。

1935年,在哈尔滨的第一场雪落下的时候,高桥带着关雎离开了哈尔滨。

上海虽说也下雪,但是空气没有哈尔滨的冷冽。高桥应归决定在来年春天的时候举行婚礼,关雎没有异议。

到了上海,高桥并没有住在军队中,而是自己在日租界买了一栋别墅,这自然是为了关雎。对高桥来说,住在军队中才是最安全的,或许对关雎来说也是,但是高桥明白,那会让关雎不安。

相比之下,日租界是最好的选择了。

在来到上海之前,高桥应归先派林原俊介来到上海,上上下下都已经打理好了。因此下了轮船,关雎就直接来到了日租界的别墅。

多日的旅途让关雎十分疲惫,她身体自那次大创之后,已经不能与健康的人相比,再加上有些晕船,在从码头去日租界的车上,她撑不住睡了过去。

高桥在来之前就一直担心关雎的身体,还特意嘱咐林原俊介,到达上海之后一定要先将医生联系好。

事实证明高桥的决策是正确的,高桥将她从车里抱出来,抱上了楼,直到将她好好安顿,她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医生早已经候在别墅里,他仔细给关雎检查之后,脸色并不太好,他与高桥应归直言道:“高桥先生要做好准备,关雎小姐的身体虚弱得很,她之前的记录我仔细看过,出现这样的反应很正常。严重的是以后,她的身体对气候和地域的不适应反应会比一般人激烈,我们正常人一周就会好的感冒发烧,她可能会拖上一个月。她气血不足,肾脏和肝脏之前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不能用强效的药剂,只能好好休养。”

高桥应归确实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而且之前在哈尔滨医生也这么说过,但现在再听到一遍,他的心还是再度沉了下来。

“那她什么时候会醒?”高桥问道。

“可能要三天以后了,她有些发烧,要小心照顾,不能让她着凉,否则会很棘手。”一声叮嘱道。

高桥应归点点头,示意小琦送医生出去。

关雎依旧在沉睡,对这些她一无所知。看着她安静的睡着,高桥很想就这么看着,这么看一辈子。她原本是这么天真善良的人,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灾难?

小琦送走医生再次来到房间时,看到的就是高桥应归坐在床边,专注的看着正在沉睡的关雎。仿佛如果关雎一辈子不醒,他就会这么看一辈子。她就站在门口,怎么也不忍心打扰这样的氛围。

第二天一早林原俊介来找高桥,只见高桥胡渣已经长出,眼睛里也尽是红血丝。这些年来,林原俊介从未见过高桥应归这副模样。他下意识便问道:“关雎怎么了?”他现在心中也有数,能让高桥应归这样的,应该也就只有关雎了。

高桥抹了一把脸,说:“有些不好,医生说或许要三天后才会醒了。”

林原俊介叹了一口气,不知该说些什么才能安慰高桥,不过他也明白,言语对于高桥来说,都是苍白的。

高桥应归担心关雎的同时,也知道今天他要去报道的。遂梳洗了一番,与林原俊介一同去往军机处。

指挥官柳川秋山已经接到了高桥应归的任命状,对之前高桥应归在东北扫除国军间谍的工作也是高度认同,这次高桥应归来到上海,主要也还是主持上海的情报工作,任梅机关的最高长官。

柳川秋山和中谷顺有些交情,对中谷顺的这个得意弟子,柳川秋山也流露出了要重用的样子。谈完了工作了之后,柳川秋山难得问候了一句:“来到上海还习惯吗?”

“与从日本来到哈尔滨时一样,没什么习惯不习惯的。”高桥应归答道。

柳川秋山哈哈笑了两声,说:“你倒是没有什么,你带来的那位姑娘,就不一样了吧。”

虽说来上海之前高桥就知道在上海与在东北必然是不同的,但是这么快就被人窥视,还是让他暗暗心惊。

但是他也没有准备将关雎像之前那般藏着,遂没有掩饰,回道:“那是我的妻子,她身体不太好,所以我打算等她身体好点,我们就准备婚礼。到时候请长官来撑场面,长官不要推辞。”

“那是一定的,你刚到也累了,所以你的欢迎会,一个星期后举行。那时你也可以将你太太一并带来,大家认识认识。”柳川秋山说。

高桥回以一笑,说:“若她好些,我一定带来。毕竟以后还要大家多多照顾的。”

柳川秋山满意的点点头,让高桥应归出去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