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越女朱颜
越女朱颜

越女朱颜 那梦无 著

连载中 唐侍卫

更新时间:2022-05-19 07:18:32  人气:
完结小说《越女朱颜》是那梦无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侍卫,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千古垂名有何欢,世人谁知帝王难。一个情字书万卷,只写恩爱是江山。(诗是认真的,简介是随心所欲的)女主是个江湖侠女魂穿而来变成的郡主,男主是个冷面傲娇(其实不太冷)的王爷。女主专注胡天胡地搞事情,男主一心朝堂权谋争储位,原是志不同道不合一对假夫妻,且还互相嫌弃。直到某一天.......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这是真话,被唐越儿割过耳朵的贪官恶霸没有十个,也有八个。

赵婆子被打蒙了。

平日里狐假虎威,仗着有林氏撑腰,她在顾府里就像只横行的螃蟹,何曾受过这种羞辱。

当即淌着老泪,跑回去找林氏告状去了。

唐越儿也不在意,让小丫鬟们扶了菱枝和桂叶起来,又让拧些冷帕子给她们敷脸,取了消肿的药膏来搽膝盖。

安顿好了,正好午膳送了来,唐越儿索性让两个丫鬟坐下和她一起吃。两个丫鬟不敢,唐越儿就将一桌的好菜好汤都各拣了一些出来,给她们到旁边去吃。

两个丫鬟感动得直抹眼泪儿。

赵婆子告状的功夫想必是一流的,林氏的枕边风吹得更快。

一顿午膳还没吃完,顾老二顾延川就来了。

不过这还是白天,林氏想要吹枕边风,怎么也要等到晚上吧,大中午的,这枕边风是怎么吹的?

唐越儿很好奇。

看着顾延川阴沉的脸色,唐越儿又觉得有些好笑。

顾延川一见女儿笑了,心中不禁又软和下来,方才一路上的怒意,消了大半。

唐越儿很会察言观色,索性再甜甜地冲着顾延川唤了一声“爹。”

她不过是想着反正自己如今占着顾明茵的身体,唤顾延川一声爹,只有便宜可捞,绝不会吃亏。

果然顾延川瞬间就和颜悦色了。

唐越儿吃着饭,顾延川就在一旁坐着,看她吃得香甜,不觉满怀安慰。

都快忘了自己到底是为何怒意冲冲而来了。

喝了半盏茶,终于想起来了。

“...茵儿啊,你也不小了,该懂事了,为何反倒比从前还任性起来?你母亲她身边的人再不好,你身为女儿,也不能动手,伤的可是你母亲的脸面,你母亲责罚丫鬟,也是为了你着想...待你嫁了人,就晓得有母亲的好处了...”

唐越儿不想与顾延川理论到底是有继母好,还是没有继母好,她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嫁人”两个字上。

她茫然看着顾延川,“谁要嫁人?”

顾延川神色温和,笑道:“你皇后姑母有意将你指给定王为正妃,你不是一直倾心于定王吗?你姑母也是为了成全你的心意。如此你就更要懂得女子应该贞静守礼,恭淑温顺,将来做了王妃,哪还能似今日这般任性,惹得旁人笑话....爹说得可对?”

定王...王妃...

这顾明茵的命可真不错,做了郡主,有个疼她的爹,还要嫁给王爷做王妃。

啧啧啧,这就是天生的金枝玉叶命吧?

唐越儿暗自啧叹。

“嫁给定王做王妃,茵儿不高兴?”顾延川在女儿的脸上没有看到喜色,不觉有些意外。

女儿倾心定王,不是三五日了,在顾家上下,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高兴,当然高兴,”唐越儿不及多想,随口应了,冲着顾延川又是甜甜一笑。

顾延川的爱女之心顿时泛滥。

柔声温语的又嘱咐了女儿一番才回去了。

丫鬟们都围上来,嘻嘻哈哈地向唐越儿道喜。

“郡主终于要如愿以偿,嫁给定王啦,太好了!”

“恭喜郡主要做定王妃了!”

唐越儿也已经回过味儿来。

看来这顾明茵一直有个心上人——定王。

她也来了兴致,遂问丫鬟们:“定王是个什么样的人?”

倒把丫鬟们给问笑了。

“郡主谁都不记得了都不打紧,怎的连定王也不记得了呢?”

唐越儿就看着菱枝,菱枝笑道:“定王是当今皇帝的四皇子,如今二十五六岁年纪,品貌潇洒,协理朝政,颇得皇帝倚重——且尚未娶妻!”

“二十五六岁?年纪似乎大了点儿啊...”唐越儿有些意外。

这顾明茵.....又不缺父爱,为何要喜欢一个比自己大十来岁的男人呢。

丫鬟们掩着嘴儿偷笑。

“郡主从前可不嫌定王年纪大,还说...年纪大一点的,更会疼人呢!”

唐越儿一怔,随即不禁大笑起来。

看来顾明茵确实是喜欢那个定王都喜欢到骨子里去了。

菱枝看着唐越儿只顾笑得开心,想暗暗提醒她一二,便道:“不过外头的人都说,定王看似风雅,是个翩翩君子,实则最是个冷情冷心的人,郡主你对他的心意也有一二年了,每回见了他都.......可是他却从未理会过郡主呢。”

唐越儿听了,不觉讶然。

看来那定王不仅年纪稍长,性子也古怪。

这嘉阳郡主顾明茵生得眉目如画,十五岁花骨朵儿般的年纪,哪里配不上他了,上赶着让他老牛吃嫩草,他还不乐意?

撇了撇嘴,唐越儿颇为不屑。

不过自己终究只是一个江湖女子,如何能明白那些皇子显贵们肚子里的弯弯绕绕呢。

只是顾明茵再喜欢那定王也没用了,待脚上的伤一好利索,自己就要卷了包袱走人,先去找自己的身体,再杀了那狗太监,然后继续闯荡江湖。

这顾明茵的身体自然是要跟着自己走了......

男女情爱,于吾等江湖女子而言,诤如水中月,镜中花,实乃遥不可及也!

*

顾延川一脸怒意的去,却是一脸春风的回。

林氏瞧在眼里,不由纳了闷。

难道那小丫头如今竟是转了心性不成?开始会哄她爹了?

以前可只会冲她爹犟脖子,甩脸子呢。

如今长大了些,倒学得鬼机灵了。

林氏站在自己院子里,冲着晴碧阁的方向,咬着牙狠狠地跺了一脚。

顾家的大老爷顾延江正在书房里等着顾延川,说是有要事相谈,林氏不敢贸然进去,自先带了丫鬟婆子们回屋去。

兄弟二人在书房里相对而坐,小厮沏上茶来,顾延江呷了两口茶,含笑道:“听说茵儿又使小性子了?”

顾延川摇头笑叹,“都是让我给惯坏了...总想着她自幼就没了生母,实在是可怜她。”

顾延江的相貌和顾延川很有些相像,一母同胞的兄弟,一样的眉眼端方,只是顾延江年纪稍长,气度更显威严沉稳。

又呷了两口茶,顾延江的神色渐渐沉肃起来。

“今日早间入朝,皇帝又未坐銮殿,我私下问了赵通,那老货只说龙体微恙,至于旁的,却支支吾吾不肯透露半分。”

顾延川微蹙眉,轻声道:“他是皇帝身边太监总管,如此遮掩吞吐,只怕是这一回皇帝的病不大好罢?”

顾延江嗤笑一声,“他不肯说,我亦可从太医院探出消息来...说是皇帝此番的病症,有些凶险。”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