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缘:龙凤鸣
缘:龙凤鸣

缘:龙凤鸣 天下九十九 著

完结 王朝龙啸天

更新时间:2021-01-13 12:20:50
经典小说《缘:龙凤鸣》由天下九十九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朝龙啸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出生是集万千宠爱的公主,他是被自己父亲认定开创盛世之主。十六年前的一则预言,便已注定了两人相互交织的命运。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凤舞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场景,眼神中露出了跃跃欲试的目光,不再想别的,快步跟上人群,前去排队报名。

等到凤舞领号码牌时,负责记录的人员问“姓名?”

“冷越。”凤舞随口编了一个名字。

“三十七号”负责人记录好之后将号码牌交给了凤舞。凤舞拿着号码牌在一个家丁打扮的人的引领下走上了舞台,和一众参赛者站在一起。

由于凤舞在女子中身量相对来讲比较突出,但是现在以一身男装与一众男子站在一起显得有点鸡立鹤群,滑稽又好笑,在台下的不少男女看到这一幕都在窃窃私语。

不一会儿,报名参加比赛的人就已经全部站在舞台上了,这样看来参加的人数在七十人左右,男子比女子略多一些。每个参赛人的手里都发了纸和笔。

“既然所有的参赛者已经到齐,那么比赛正式开始。”燕南云说道。“首先,由远志先生出题,答对者留下,答错者退场。远志先生,请!”燕南云向远志先生做出请的手势。

远志先生从评审席上向前,清了清嗓子“各位,我的题目是一道字谜,请听谜面——二八佳人,猜一个字。请各位将谜底写在纸上。”

凤舞听到这一谜面后,立刻提笔写下答案。

台上也有不少人同凤舞做着一样的动作,也有人为想不出谜底而苦恼。

“好了,请各位亮出你们的答案。”致远先生出声。

台上众人无论是否写下答案,都将纸张亮出。

“谜底便是一个妙字。答错的人就请下台吧。”

于是便有二十几个人走下台去。

“下面,我们继续比赛”燕南云再次走上前来“今年的比赛我与诸位评审商议改变一下题目,下一轮的比赛题目是扎灯笼。”

听到燕南云这话,无论是台上还是台下都一片哗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燕南云不理会众人的议论,接着说:“既然是举办花灯节,自然是少不了花灯的,若是能够自己亲手扎一盏灯笼,并将其送给自己心仪之人,那岂不是更有意义!!”

“好了,闲话就不多说了,扎灯笼的材料和工具都已经为大家准备好了,请台上的参赛者自己找一个位置坐下,开始扎灯笼,时限为半个时辰。”

“等到时间一到,大家就要停止扎灯笼,然后又我们五位评审和远志先生评选出十个最好的灯笼,最后就由这十个人来比试才艺争夺第一名。”

燕南云的话音一落,台上的参赛者就分成了两拨,一拨直接放弃参加比赛,另一拨则快速地为自己寻找一个合适的位置,便开始紧张地扎灯笼。

凤舞也一头扎进了扎灯笼的比赛中。

凤舞虽然是凤灵王朝的公主,但她从小便跟随观星阁阁主昆吾生活在观星阁中。凤舞性情活泼开朗,且心灵手巧,所以扎个灯笼对于凤舞来讲不在话下。

凤舞这次扎的是一盏莲花灯,与普通的莲花灯不同的是,凤舞扎的莲花灯是以走马灯为原理,将整个花灯分为四层,最外面的一层是荷叶,里面的三层是花瓣,灯笼可以借助风力相互错落的转动。

半个时辰到了,众人也都纷纷的做完了手中的灯笼。燕南云及其他五人走上前来仔细这评选这些灯笼,但大多数的灯笼都千篇一律,都只是注重在灯笼纸上作画或是提诗,看得诸位评审不禁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

当他们看到凤舞,也就是冷越扎的灯笼时,不由得眼前一亮,这虽然看上去是一盏普通的莲花灯,但是冷越对灯的着色十分的用心,乍一看就像是真的荷花一样。这时一阵儿微风吹过,莲花灯从最外层的荷叶到最里层的花瓣都在相互错落的转动着,看得人大为观奇。

当评审们看完了所有的花灯,回到了评审席上,商量了大约有一柱香的时间,最后由青双城城主燕南云宣布了这一轮的比试结果,凤舞和另外九人杀进了最后一轮。

被淘汰的人拿着自己做的灯笼走在了舞台。

“这最后一轮便比作画。”燕南云说出了最后比试的题目“不过,作画的主题你们可以自己选择,也就是说你们想画什么就画什么。时间两炷香,如果没有什么异议,那么现在就开始吧。”

比试的人听到了燕南云的话,便立刻开始提笔作画。

只有凤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舞儿,无论是学文还是习武,亦或是其他什么,你只要遵从自己的本心就好。”凤舞的耳边突然就回响起她师父曾经的话语,“一切随心”凤舞心中默念着,忽然便知道自己应该画什么了。

只见凤舞寥寥数笔,观星阁后山上的那片樱花林便已跃然纸上,只不过凤舞觉得似乎有少了点什么,于是又在画上勾勒了一名少女的背影,这才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放下手中的画笔。

这时两炷香的时限也已经到了。

“时间到,请诸位放下笔。”燕南云高声说道。

随后,燕南云又与几位评审走到舞台中间品评这十个人的画作。

留在最后一轮的这十个人基本上都是才貌双全之人,是以单从画作的表面是难以分辨输赢的,那么关键就是这画中的意境了。

这十幅画中,画花草有之,画山水有之,画人物亦有之。这其中所透露出来的意境却是大相径庭。

燕南云与几位评审,尤其是远志先生都是饱学之士,这一打眼就把这十幅画按照意境分了个一二三等。

第一等,画技精湛,意境深远。

第二等,画技精湛,意境一般。

第三等,画技精湛,有形无神。

几位评审在大略看过这十幅画之后,有志一同地走到凤舞的画作前面,似乎是被这画中的景象吸引了。

“这位公子的画作,含义深远,不知公子可否为我等解惑?”远志先生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凤舞的画作,嘴里说出了心里的问题。

“远志先生,晚辈冷越有礼!”凤舞说完便作揖。“晚辈的画作,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深意,只是晚辈的师傅再教晚辈作画的第一堂课时,说过的第一句话,便是‘画由心生,境由心生,以心作画,用心铸境’,因此,晚辈的画只是将心中的所思所想描绘展现出来罢了。”

“冷公子莫要谦虚,你这画中所表达的宁静洒脱的意境。”远志先生顿了顿说“与你同年的人是无法做到也无法达到的。”

“不知冷公子师从何人?如若有缘,老夫必定要与尊师切磋切磋。”远志先生笑着说道。

“先生谬赞。”凤舞迟疑了一下“在下的师傅,只是教了在下两年便出去云游天下了,晚辈也不知道师傅他老人家现在身处何方,只怕先生要难如所愿了。”

“那真是可惜了。”远志先生看着有点失落。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