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无爱囚宠:总裁的叛妻
无爱囚宠:总裁的叛妻

无爱囚宠:总裁的叛妻 静海深蓝 著

完结 南希泰伦斯

更新时间:2021-02-24 17:55:23  人气:
《无爱囚宠:总裁的叛妻》为静海深蓝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她被他强逼成妻,囚禁在无爱的婚姻中,而他,却竟公然与旧情人出双入对,不准她与异性接触频繁。看似柔弱的她,能逃离他的掌控吗?一个曾她最爱却伤自己最深的男人,一个最爱她却被她伤得最深的男人,她如何在他们之间选择?与她相守一生的又是谁?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筱真,不是这样的,妳听我解释……”男人随即追上去解释。

“爸爸、爸爸,你别走。”小男孩也拔腿就跑上去,却给从另一边走过来的女人拉住了。

“本本,你去哪里?”

“我……爸爸他走了。”小男孩想挣脱女人的钳制,然而,他小小的身躯却被她满怀的搂抱着,朝大厅里走去。

“我要找爸爸,随心妈咪,我要找爸爸……”他哭喊着。

“闭嘴!那个人不是妳爸爸,他是宏宇集团的太子爷,人家已有女朋友啦。”

回到座位,夜萱看到小男孩扁着嘴,神色怪怪的,“本本怎么了?是不是肚子还痛?要不要去看医生?”

“哼!”小男孩哼了一声,别开脸。

夜萱以眼神询问随心。

随心耸耸肩,无奈地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闻言,夜萱脸色一沉,“本本,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妈妈不是说了,你爸爸不在这里,他在国外,而且,他不是不要你们,而是……”

“他是我爸爸。”小男孩大声打断了夜萱的话,吸吸鼻子说:“因为他的眼睛与我一模一样的,而且,我……我看过爸爸的相片。”

相片?

夜萱和随心相互看了一眼,两人心里存在一个疑问,本本看过那个男人的相片?

不同于她们,此刻的本本开心极了,他相信,那个男人一定是他爸爸。

终于找到妈妈收藏在盒子里那张相片的男人了。他津津有味地吃着眼前的雪糕,脑海开始盘旋计划……

时间可以改变很多很多人和事。改变一个人,让一些事情忘却,让一些人的距离拉近,同时,也让一些人分离,而那些人和那些事,教会了有些人的成长和学会坚强。

两个月后

铃……铃……铃……

每天都有两个或多个闹铃在耳边响起一遍又一遍,她知道这是谁的杰作,但她就是不想起床,昨晚又熬夜写稿,她才睡了二个小时,现在起床,NO!

睡得迷迷糊糊的她不耐地伸出纤手想按掉闹钟,谁不知盖在身上的被子被站在床前的小男孩扯开,而他身旁的小女孩则立即爬上床,往妈咪平坦的肚皮一坐床沿,用力地摇晃她。

“妈妈,妳快起来,妳上班要迟到啦。”小女孩用稚嫩的声音在她耳边叫嚷着。

“宝贝,让妈妈再睡一会,昨晚加班……很累……让我再睡十分钟……”方以同皱眉咕哝,无意识的抢过被子,然后盖过头,想再多睡一会。

“不行啦,妈妈,妳没有十分钟啦,妳今天要开会,妳再不起来,会被老板骂啦。”一旁等不及的小男孩再次抢过她的被子,拿起一只闹钟,拧开铃声,放在她耳边。

他每天都准时六点钟起床穿衣服,然后叫醒妹妹,帮她穿好衣服,再到浴室刷牙洗脸,以前以晴阿姨在的时候,他们天天都有新鲜的早餐吃,可后来以晴阿姨出差,他们只能啃隔夜的面包。

妈妈最近几乎晚上都会带公事回家,然后又将近三、四点才去睡。他能体谅妈妈赚钱的辛苦,所以很早很以前,他就知道若不想饿着肚皮,就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和妹妹。后来听以晴阿姨说,妈妈工作压力很大,又要照顾他们,为了他们,妈妈吃了不少苦,拒绝了可以嫁入豪门的机会,辛苦的把他们抚育长大,他们要懂得体恤妈***辛苦。

他也想让妈妈再多睡一会儿,可是,如果让她再睡下去,她又会被上司责骂,搞不好再迟到下去,她实定要回家吃谷种。

铃……铃……铃……

“好嘛好嘛,我起来就是……”方以同双手掩着耳朵,一脸无奈的坐起来,眼皮浮肿,柔柔的黑发凌乱的披在肩上,她伸伸懒弯,然后下床,闭着眼睛换衣服,嘴里却含糊的说:“真是小恶魔,哪有这样叫人起来。”

“谁叫妳叫极都不起来,妳要上班,我们要上学,再不起来,妳会被老处女炒鱿鱼,没有工作,我们没有钱供楼,也没有钱吃饭,没钱吃饭我与妹妹就永远长大不了。”小男孩嘴里虽然不满的咕哝着,但他仍很自觉的将衣柜门打开,拿出一套浅蓝色的套装,放在床上,然后朝在床上打滚的小女孩使了个眼色。小女孩会意了,笨笨地爬下床走进浴室。

“老处女?”以同蹙蹙眉,这个词怎那么熟悉?

“就是妳的老总啊,她不是叫老处女吗?我听娴姐姐是这样称呼她的。”

我的天啊!以同在心里暗叫一声,回公司她要好好与莫德娴聊下,叫她以后别在她儿子面前乱称呼别人的花名,她的上司叫卢秋霓而不是老处女,而且,人家也不是老处女,只不过还未找到属于她的缘分而已。

“她不是老处女,她叫卢秋霓。”

“还不是老处女。”小男孩不知是故意的还是真的发音不标准。

以同再次纠正道:“卢是姓,秋天的秋,霓虹灯的霓,懂吗?”

“知道啦,是叫卢秋霓。”小男孩撇撇嘴,其实他知道她叫什么名,只是讨厌她将那么多工作交给妈妈做。别以为他是小孩,所以不知道这些事情,娴姐姐和Amy姐在闲聊时被他听到的,说那叫卢秋霓仗着自己是上司,经常借故刁难妈妈,把很多工作交给妈妈做。

如果有爸爸在就好了,那么妈妈就不会被人欺负,不知是不是因为妈妈长得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所以才会被人欺负呢?

无来由的,他不禁想起一个月前在餐厅碰见的男人,在随心妈咪那里知道那个男人的名字后,现在他正着手准备实行认亲计划……

在小男孩想事情入神时,以同已穿好衣服进入浴室,接过小女儿递过来,上面涂着牙膏的牙刷,匆匆地刷完牙洗过脸,才跨出浴室。

原本凌乱的房间已被她两个儿女收拾干净,公事包也放在梳妆台上,她眼一红,上前将站在床边的两个宝贝的儿女搂在怀中,然后在他们脸上各吻了一下。

“宝贝,妈妈答应你们,以后不再带公事家。”眯笑的眼眸中尽是满满的宠爱。

为了这对宝贝,她舍弃了很多东西,唯一没有放弃的是从来不曾后悔的决心。庆幸的是,她这对宝贝是如此的懂事,令她更想让他们得到更好的一切,因此,她更要努力赚钱,让他们在舒适的环境长大。

“妈妈,我会快些长大,然后照顾妳跟妹妹。”小男孩回抱妈妈,贴心的说。

以晴阿姨说,有一个男人照顾妈妈,那么妈妈就不用这么辛苦了。他也想让妈咪幸福。谢叔叔虽然人好,可让他做自己的父亲似乎少了一点什么。

他既然希望妈妈有个男人来照顾,又不喜欢她结婚,因为她结婚后,就会有自己的孩子,他不想要别的妹妹或弟弟,他只想小包子做妹妹,更不想妈妈把爱分给别人。他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太自私了,可他只是一个小孩,没有更伟大的情Cao,他只想守着现在的小小幸福而已。

“妈妈,小包子也想快些长大,然后照顾妳跟格格。”被夹在中间的小女孩,仰起粉嫩的小脸,认真的说。

小男孩急了皱细眉,捏捏妹妹圆嘟嘟的脸蛋,“小包子,我告诉你,以后不许再叫我格格,我是妳哥哥,不是格格。”

这个小家伙叫其他人的称呼口音很正,惟独叫他这个哥哥叫成‘格格’,而且一直都改不过来。

“格格是格格。”小女孩坚持自己的叫法。

“妳真笨蛋哦,算了算啦,只要不是还珠格格那个‘格格’的意思,格格就是格格。”面对妹妹的娇憨可爱,小男孩让步了。

看着这对贴心的宝贝,以同深感欣慰和骄傲,虽然她舍弃了很多东西,但她认为值得的。至于结婚,她只是想给宝贝们一个完美的家,让他们快乐地长大。虽然儿子暂时不接受这段婚姻,但她相信,假以时日,他一定会接受她这段婚姻的。

“好了,送你们去学校了,否则真的是迟到了。”以同放开他们,站起来。

“妈妈。”小男孩扯着妈***衣袖,不死心的问,“妈妈,妳真的要跟谢叔叔结婚吗?”

“对,妈妈已接受了他的求婚,下个月我们订婚了,孩子们,他会是一个好爸爸的,相信妈咪。”以同弯腰,把他们用力地搂进怀抱,并在各自脸颊上吻了一下,然后站起来,拿起公事包,拉着他们出门去。

小男孩临走前,朝敞开门的书房望去,同时,在心里暗暗的下了个决定。

明报新闻:月前,宏宇集团主席谈宏基借由周年至庆的名义,在众多云英未嫁的名媛淑女当中,为其未婚的孙子各自挑选妻子,并当即宣布继任亚太区CEO一职的首要条件必须成家立室,为谈家生下第一个男孙者。不过,让众人大感意外的并非宏宇集团太子爷谈绍远和纪氏集团千金将喜结良缘,而是旗下K。T品牌代理公司总经理谈绍骥并非私生子,而是原配所生。更让众人惊讶的是,谈绍骥竟然是在美国商界消失一年的著名狙击手‘撒旦’,以下是他在美国成为狙击手的经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