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烈焰焚情:误惹恶魔老公
烈焰焚情:误惹恶魔老公

烈焰焚情:误惹恶魔老公 美男不胜收 著

已完结 慕容云何曾

更新时间:2021-03-28 13:59:08  人气:
《烈焰焚情:误惹恶魔老公》是美男不胜收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烈焰焚情:误惹恶魔老公》精彩章节节选:慕容云泽和沐暖暖因契约成了一对做戏夫妻,两人对外是秀尽恩爱的夫妻,而私下仅是互惠互利的盟友。 沐暖暖盼着慕容云泽的石心某天终能情动,尔后发生的一件事却正揭开一场阴谋。 原来,恩怨的苦果都是她在偿!...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都说少奶奶来自一个贫寒之家,脾气温和的谁都可以欺负,在家是个爹不疼娘不爱,任姐姐骑在头上的傻丫头,没想到,竟然有这等霹雳火一样的脾气!

一个人,正绕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沐暖暖抬头一看。

不觉地昂起了头,**着身姿,昂首从慕容云泽的身边经过。擦身而过的时候,她甚至连眼睛的余光都不屑给他。

她恨他,看不起他。

她要回到房里去,要好好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办。

离婚,不是件难事,就算慕容云泽不同意,自己可以上法院起诉。

只是,离了婚之后呢,难道重新回到那个家去?

最重要的是,有些事情在没弄明白之前,沐暖暖不甘心就此离开。

就在她步上楼梯的时候,听得身后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声音。

巴掌落在肉皮上的声音!

“我让你这样待少奶奶的?”

“大少爷…….我并不敢……你…….我……”

“什么你呀我的?金姨,我警告你,下次再让我看到你如此的放肆,你趁早给我滚蛋!”

金姨噤声了。

沐暖暖冷冷一笑,心想,慕容云泽真会演戏,明明是他暗中唆使的,却在自己面前装好人。傻子也能想到,一个身份卑微的佣人,若不是主人支使,她敢这么放肆无忌吗?

“云泽,是你吗?进来,我有话跟你说!”

有些混浊的空气中,响起了郝静雅细弱而坚定的说话声。

在步上第二载楼梯的时候,沐暖暖下意识地偏过头,她发现,慕容云泽就站在原处,眯起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背影,俊逸的脸上,飘浮着一缕很复杂的表情,是玩味,是嘲讽,是探究,是快意,是仇恨…….全是,或者全不是?

沐暖暖疑惑了。

她从慕容云泽从夜对自己的暴虐,从墙上挂着的那张画里,从他采用的色彩里,从他此刻的表情里,似乎读出了一丝不导常的东西。

具体是什么,她还读不明白。

站在露天凉台上,望着那群白鹭鸶在树林间飞起落下戏嬉的身影,沐暖暖突然决定,回娘家去。

鸟儿是自由的,自己也是自由的,婚姻,并不能禁锢自己的自由,自己有权利选择自由自在的生活。

沐暖暖一直认为,自己是属于那片自由的天空,她追求幸福,崇尚自由,没想到,一个跟头却将自己跌进了痛苦的深渊。

为了逃避冰冷的亲情,不成想却落入了魔兽之手。

是自己不谨慎,是自己急于逃离,还是慕容云泽故意撒下大网诱捕自己?

回想起婚前与慕容云泽相处的点点滴滴,沐暖暖突然感觉,这其中似乎隐藏着什么阴谋。

第一次见到慕容云泽,是在自家的门口。

那天,他穿着一身英国名牌paulsmith黑色T恤,戴着POLICE太阳镜,一头乌黑的头发修剪成板寸,极短,一根根地竖立着,在太阳底下散发出耀眼的光泽,手里摇着车钥匙,准备离去,而倚在门边的沐悠悠想方设法想把他留下。

沐暖暖认得他,他是姐姐沐悠悠供职的君安安防工程公司的老总,是个名富其实的权二代。

当时,沐暖暖高傲地从他们的身边经过,连姐姐很难得投递过来的笑容都不屑一顾,直接进了屋。

“云泽,你别介意,我的这个妹妹就是这样,一点都不讨人喜欢,最没有礼貌了。”

这是沐悠悠故意捏着嗓子,矫揉造作的声音。

“是吗?我倒觉得你这个妹妹很有些讨人喜欢。你看她的小模样,就长得比你耐看,一双大眼睛像两粒毛葡萄似,骨嘟嘟的,很诱人。”

“你……你讨厌!”

已经进了客厅的沐暖暖,依然能听到沐悠悠装腔作势在撒娇。

第二次,从小到大都把自己沉没在书山题海、抽陀螺般参加各种特长班学习,既使参加工作了,也不允许私自外出的妈妈,突然很和霭地提出要带自己去一家五星宾馆去喝晚茶。

妈妈骤然改变的态度,让沐暖暖惊诧莫名,更是惊喜,不管爸妈待自己再薄,沐暖暖还是希望能跟妈妈亲昵,就像姐姐那样,能随时随刻地在爸妈面前撒娇,甚至,发火。

母女俩到了宾馆,沐暖暖发现,爸爸和姐姐已经先倒一步了。

精致小巧的茶桌旁,还坐着一个不算陌生的陌生人:慕容云泽。

对这个人,沐暖暖说不上讨厌,也谈不上喜欢,只知道,他是姐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沐悠悠正攒足劲在追求慕容云泽呢。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姐姐追到手了,合家在一起喝个见面茶?

穿戴得很是端庄的沐妈妈,很亲热地拍了拍沐暖暖的手,望着慕容云泽笑道:“今儿慕容老总请我们一家喝晚茶,暖暖,你以茶代酒,替爸妈谢过慕容老总。”

沐暖暖没想到妈妈会来个这样的开场白,心理没有准备,小脸顿时羞得通红。

正殷勤地给慕容云泽拿点心的沐悠悠,一听沐妈妈这话,刹那间也紫了脸,大声嚷嚷起来:“老妈,你要搞搞清楚呃,云泽专门请的我,你们,都是附带的。要敬,也得由我来敬,她算哪根葱,哪棵蒜?”

当着外人,被姐姐欺负惯了的沐暖暖也不能容忍了,她霍地一下站了起来,小脸铁青,水粼粼的眸底里闪过一丝不屈的怒意,拿过包便要走。

暖暖小姐请留步,你姐姐这话说得不对,这餐晚茶,我请得是你们全家。

慕容云泽随即站了起来,俊逸的脸上不再有阴寒的表情,露出了一缕阳光。

沐暖暖发现,慕容云泽笑起来的时候,还是挺耐看的。

沐妈妈也赶紧上前来拉住,低声地劝道:“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慕容老总的面子上,暖暖你不能就这样走了,这样太没有礼貌了。”

“妈!”

沐悠悠恼怒地扯长了嗓子,对母亲反常的举止异常的不满。

妹妹还是走了的好!沐悠悠不傻,眼神也挺尖,她当然看得出来,慕容云泽似乎对妹妹动了好奇之心。

这可不行!慕容云泽是自己猎中的目标,沐悠悠很自信地断定,不出十天半月的,慕容云泽就会成了自己的襄中之物。

今天提议到宾馆来喝晚茶,也是沐悠悠出的主意,当然,她只想跟慕容云泽单独在一起,目的,就是喝醉了“茶”,“顺便”将慕容云泽弄进楼上的客房里。沐悠悠相信,自己的那套“猎夫”法在慕容云泽的身上同样管用。

没想到,半道杀出三个程咬金。先是父亲假意说送大女儿去约会而寸步不离,随后,那个处处比自己强的妹妹也跟着老妈来了,就好象事前约好一样,这让沐悠悠气不打一处来。当着慕容云泽的面,她又不敢太放肆。

只得瞪着那双细长的眼睛,狠狠地在父母及妹妹的脸上扫射。

沐暖暖只得重新坐下。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